国力与史力

陶元珍


一个国家能够独立存在於世界之上,全靠这个国家本身有力量。国家本身的力量,是为国力。提到国力,一般人总联想到飞机大炮坦克车无畏舰一类武器,煤铁石油米麦棉一类物资,衡量国力的高下,往往以武器的多少物资的丰乏为标准,这未免过於重视武器和物资了。武器和物资虽都是国力的一部分,但并不是最主要的部分,因为武器和物资都是死的,全靠人来运用,人不行,武器再多,物资再丰富,徒以资敌而已。

依我们看来,国力最主要的部分,还是国民的爱国精神。全国国民都爱护自己的国家,都有牺牲个人以保国家之独立和存在的决心,这个国家,武器尽管比较贫乏,还是站得住的。只要有人,则增加武器的数量,开辟物资的来源,变弱贫为强富,决非难事。有几个国家,自来就强,自来就富?能强能富,皆是国民努力的结果。民为邦本,本固还愁邦不能存吗?

孔子曾提出食兵信三项为立国之本,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在万不得已的时候,孔子认为兵食可以不要,信是少不得的,所谓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兵食即指武器和物资,信即指国民的爱国精神,对本国具有强烈信念的人,未有不爱国的。

国民的爱国精神,并非出自天性,爱国精神的主要源泉是国史,是一国国民所共有的,亦即一国国民所特有的,正因为是一国国民共有的,所以对内有统一性,也正因为是一国国民特有的,所以有独立性。统一的国史,可以使血统语文不同的人合成一国,独立的国史,可以使血统同语文相合的人分成两国或多国。任何国民都脱不了国史的支配,国史实系立国的基础,我们讲国力,万不能忽略国史。

国史本身是有很大的力量的。一国国史的力量,是为一国的史力。国史愈悠久,愈丰富,则史力愈伟大。史力愈伟大,则国民的爱国精神愈热烈,国力也就格外强起来了。中国国史的悠久丰富,和史力的伟大,是任何国家不能比的。所以观察中国的国力,决不可只从兵力勇力两方面着想,首先应该注意到的,还是潜伏这的史力。自抗战发生以来,中国以劣势的武备和财富同日本打了五个年头,竟越打越强,不仅敌人和友邦没有想到,就是中国人自己也没有想到。这因为史力是超感觉的,人们对史力看不着,听不着,摸不着,嗅不着,很容易忽略过去。其实超感觉的力量,往往有极大的力量,譬如地心引力便是超感觉的,试问没有地心引力,这世界还成个世界吗?

中国的国史可说是几千年来中国国民为独立和统一的奋斗的历史。几千年来,中国尽管累次遭遇外患,屡次发生内乱,因外患和内乱的原故,尽管曾经两度灭亡,九度分裂,但由中国国民的努力,终於恢复了独立,恢复了统一。中国国民独立和统一而奋斗的历史,是用血和汗来写成的。几千年来中国国民的血和汗,已为中国的独立和统一树立坚固不拔的基础。谁还妄想动摇中国的独立,破坏中国的统一,无异是和中国国史作对,便不能不受中国史力的打击。数年来的抗战,证明日本已被中国史力打击够了。 史力是超感觉的,史实也是超感觉的。史实具有永久存在的性质,史力更永远不会消灭。常人对史实的存在,往往不知道,日受史力的支配,亦每每不觉得。史家则不然,史学的功用,即在能够知道能够懂得史实和史力,史实以其所知道的所懂得的普及於一般人,於是一般人都具有历史知识了。史实因被一般人知道懂得,其存在格外有意义,史力因被人知道懂得,其力量也就格外大了。史家不仅要能使一般人知道懂得史实和史力,而且要能提示出来那件史实是重要的,那件史实是好的,那部分史力大,那部分史力有用。一般人经过史家提示之后,对历史的内容自然更清楚了。人们弄清楚史的内容,自能善用史力。史家於史实和史力,正如电学家之於电和电力。电学家能使人们得到电和电力的好处,史学家也要使人们得到史实和史力的好处。史家凭什麽标准来衡量史实呢?不外是内重统一外重独立八个大字。凡是有关国家民族的独立和统一的史实,都是重要的,凡是有助於国家民族的独立和统一的史实,都是好的。根据这个标准,重要史实发出来的史力大,好的史实发出来的史力也是好的。这个标准,在孔子的时候已经成立了。春秋之义,以尊王攘夷为两大要旨,尊王便是着重国家民族的统一,攘夷便是着重国家民族的独立。所以孔子实中国史学的鼻祖。时下史家有许多只知道堆砌事实,没有立场,没有笔削,没有褒贬,这等史家对国家民族有何用处,不过是个抄书匠罢了。

三○,七,二,广东坪石管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