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孙诗钞六首

读钱宾四先生海滨闲居诗率成奉慰四首

(钱诗作於1964年9月14日,本诗作於1964年10月12日--世龙注)

讲学从来重自由,私立官办孰为优?

廿年苦志难中辍,炉灶何妨再起头。

先生自由北大移教齐鲁大学,主持该校国学研究所,嗣历教华西江南诸大学,主持江南文院,继至港创办新亚书院,迄今已廿五载。自由讲学,为先生夙昔所主张,而私立之校,实较易实现先生之理想。自新亚改「官立」,即知先生终将引去矣。然以先生之重望,另创一私立之校,固属甚易,闲居海滨,非久计也。

剑桥私立比牛津,官办殖民岂足荣?

公道尚存公论在,赵冰殉难见公心。

新亚书院董事长赵冰,苦留先生不获,旋即逝世。

昔到台湾遭关闭,久留香港亦艰难,

美洲应有新新亚,大陆重光始再还。

民国四十一年,新亚拟迁来台湾,为有力者所拒。先生为此数来商洽,备受折磨,终未如愿。仅新亚在港已变质,允宜创新新亚於美洲,是待先生奋其余勇。新亚本由亚洲书院改称,以新亚为设於美洲之校名,日新又新,固无不可。将来或能在文化方面,变美洲为新亚洲,非空想也。

卅年期许意良殷,倚重辁材付托频,

多难养疴惟议隐,抚膺遥念翼难腾。

先生主持齐鲁大学国学研究所时,曾拟以所务见托,及新亚将迁台,又拟延余主持教务。

 

附钱宾四先生海滨闲居诗四首

海楼一角漫闲居,云水苍茫自豁如,

摆脱真成无一事,好效年少曰亲书。

 

祸难奔亡岁月侵,居然赏乐有如今,

商量碧海青天事,俯仰前贤古籍心。

 

山作围屏海镜开,鸢飞鱼跃亦悠哉!

从容镇日茶烟了,夜听涛声入梦来。

 

风月宵来醉欲醒,(元珍案:醒字在此读平声)

云山长护日闲清,

无情都作有请客,却觉无情无着情。

 

七七事变十七周年感赋即赠

欣周姻兄蕴华表妹伉俪

烽火卢沟忆当年,南迁迤逦海江船。

十到蓉城初识面,两游白下共回天。

飞来久叹家何在,梦返常愁夜未眠。

啜茗溪边更一醉,荒村买酒杖头钱。

安岳陶元珍云孙

戊申冬杪,以怔忡宿恙复发,入坡心台湾精神疗养院疗治。院址为故行政院副院长兼国立中央研究院院长朱骝先先生旧居,已数易主。忆民卅八年来台,过穗时曾承中研院垫款代购机票,俾免舟行之苦。岁月催人,忽已廿载,而骝先先生之逝,亦已数年。睹物怆怀,感赋一律,并谢疗养院陈院长毓经先生暨院中医护先生小姐。(安岳陶元珍)

坡心故相宅,池沼映园林。

绕树花争发,青柯耸入云。

草萋思旧主,屋敝住痴人。

多谢良医护,冬除尚值勤。

1949年初傅孟真先生出长台湾大学,电邀先父前往任教。先父即辞去湖南大学教职,从长沙经穗港赴台北。不意次年孟真先生遽归道山,先父亦罹怔忡之疾,缠绵病床且数十年,本篇即可见一斑。斯时家母在乡,鱼雁难通,及后两岸恢复交往,而先父已与世长辞矣!幸家母能参透人生,淡泊於心,今已九十高龄,先世无有其长寿者,盖其时正值清末民初,国家多难,亦饱经忧患,长怀遗憾,先高祖曾祖均未展所能即终於他乡。谨志於此,值此义利纷纭之际,或亦可使我后辈能从中对人生之艰难有所领悟,忘怀得失,是亦善哉。

陶世龙1998年9月16日於加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