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柳村缘起  

陶世龙  

晚泊孤舟古祠下,满天风雨看潮生。五柳村是一个年逾七十,客居加拿大的中国退休者,自己制作的网页。最初的想法仅仅是将我陶氏家族,主要是我的父亲陶元珍和我的妻子陶德坚的遗稿,通过这互联网传播出去,也说点自己想说的话,留下我们的人生足迹。经过一年的积累,得到众多亲戚和旧雨新交的支持,文章渐渐多起来了,从自然科学到人文社会,从学术著作到通俗读物都有。看的人各自的需要也不同。为了节省读者的时间,现在把它分成若干栏目,以便查阅。我在这网上是透明的,想得到更多的了解,请读下面的《我为什么办五柳村》和自我介绍

2000年9月5日初稿,2001年5月27日修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为什么办五柳村

我这个人网页--TAO'S HOME PAGE,1999年5月就创建了。当时技术上不熟悉,上网的内容也不多,没敢挂什麽牌子。到八月中,父亲的《云孙随笔》和德坚的《风雨人生》都上了网,有点分量了,于是取了个名字“五柳村”,算是正式开张。

取名“五柳村”显然是因为我和德坚都姓陶*,虽然她已不在人世了。但我仍把这网页看作我们的夫妻店。这并不是空虚的想象,而是实实在在的事实,因为要是没有她生前将父亲和我的五、六十万字文稿输入了电脑,这网页哪能一上就有这麽多内容,而且今后还有她留下的存稿可以继续使用。那时电脑的功能没有今天好,输入这几十万字,是很辛苦的。

姓陶的总是爱攀附陶渊明,尽管和陶渊明不一定同出一源。我这样做可能会被人认为有点俗气,但是俗就俗吧,这名字有个好处,人家一看就可以想到是姓陶的人办的,而我还相信,物质文明越发达,陶渊明的价值会越来越被人们所认识。不要去讥笑这是附庸风雅,我以为更多的是人性的复苏。

要从我们两个陶家来看,我这四川安岳陶家与陶渊明故里相去甚远,如果我的先祖是从湖广迁来,还有可说,但追根的结果,在清朝初年留有记载的安岳陶家始祖,不象当时大多数四川人是外来的移民,而是土生。在明末大乱时他逃到贵州躲过了这一劫,待安定后回来,有许多荒无人烟的土地可供他选择,走来走去最后在安岳县落下了脚。德坚那个广东番禺陶家,在她的记忆中留下的东西太少,小时候举家都在动荡中生活,顾不上寻根。但也依稀知道祖上是很早以前从浙江迁来广东的,这倒真的有可能与陶渊明有点渊源。研究历史的父亲曾经告诉我,广东人是汉族中宁肯逃到天涯海角也不肯投降的最有骨气那部分;天高皇帝远,后来的统治者虽然终于使广东也成为王土,但总不如在京畿之地管的那样严密,于是许多古代汉族的语言和风俗习惯在中原地区失传了,在广东却还可以找到;《云孙随笔》中“裹蒸”和“倾盖”这两段,就是他在中山大学执教时留心体察的所得。在德坚的身上我确实也看到了这种骨气。我们这“五柳村”应该保持下去,这是我首先想到的一点。

这骨气从何而来,或者说中国的脊梁怎样才能硬起来。我以为父亲在《国力与史力》中提出的论点是很有道理的,那就是应当到历史文化中去汲取力量。文天祥的正气歌不就是在那里引述历史麽。要补充的一点是,除了发扬正气,我以为,认识到历史文化的反面可能更重要,否则陶醉于我们先前阔,那是更危险的。从鲁迅的阿Q正传的出现,到三十年代对民族劣根性的热烈探讨,对这历史文化中的糟粕与精华,至今仍是一个没分清楚的问题,将头上的癞疤奉为珍宝这类事,并没有少发生。

因此透视中国的传统文化,将是五柳村的重点内容。这透视,就是要不光是看书本上是怎样写的,还要看历史的真实,要用科学的眼光去审视。

在中国文化中缺少科学,是西方科学兴起后,中国便大大落后于西方的根本原因。但是拒斥科学,顽强地要以“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至今仍是我们走向现代化的一大障碍。科学好像只能在物质世界中漫游,而与精神世界无缘。

因此在五柳村中,将致力于把自然与人文结合起来探讨,保持有相当多的自然科学的内容。这与编者终究是学习地质学出身,并长期从事科学的普及有关。当然,由于将五柳作为标志,网页主要是展示两个陶家的著作,并保持自己的个性。

陶世龙   1999年10月5日


*参阅陶渊明写的五柳先生传,归去来兮辞并序

我的信箱地址是 sltao@taosl.net 读者有何见教欢迎来信

返回主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