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国 吴 兵 考

陶 元 珍

绪 引

陈寿三国志,惟著纪传,未立表志,学者病之。后儒辑补者:仅洪亮吉之三国疆域志,侯康之三国艺文志,洪NIE(齿旁加奇)孙之三国职官表,其兵志仍付阙如。夫魏蜀之兵,上符两汉,可无具论;若乃东吴之兵,性质制度,最为特异,固不可以无纪。诸书涉及吴兵者:惟宋陈傅良历代兵制(卷三),元马端临文献通考(兵考三),所述较详。顾陈氏於吴兵特点如兵多异族,为长江下游开化之基础;诸将多得私有其兵,为封建制之变形,属茫然,甚至叙列兵种,仅及解烦,敢死,车下虎士,丹阳青巾,交州义士,健儿,武射吏,及诸王兵,而遗羽林,无难,绕帐,帐下,武卫,五校,虎骑,马闲,外部,中军,营下,太子,子弟,诸将,地方诸兵,以及介於兵与农工之间之屯田,作士。马氏徒袭取陈说,略加疏证。陈实管窥,马殊因陋矣。

窃不自揆,搜罗比次,成三国吴兵考。匪欲载笔立言,远追承祚;聊复补苴罅漏,近跻北江

本 论

内 容 纲 要

Ⅰ. 兵数

⒈ 兵数之消长

A. 初仅募兵数百

B. 极盛时不下三十万

C. 降晋时仅见兵二十三万

⒉ 异族兵之众多

A. 先后所得异族兵不下十六万人

B. 内山越不下十三万人

Ⅱ. 兵种

⒈ 吴兵分五类:

A. 中央兵

a. 主备都下宿卫

b. 解烦,敢死,……皆中央兵。

B. 地方兵

a. 罕与远

b. 分二种:

甲. 郡兵

乙. 县兵

C. 诸将兵

a. 分隶诸将

b. 屯戍江浒,镇摄内地。

D. 诸王兵

a. 护卫诸王

b. 王给三千兵

E. 准兵

a. 介於兵与农工之间

b. 分二种:

甲. 屯田

乙. 作士

⒉ 吴兵种类表

Ⅲ. 聚集

⒈ 聚兵之方式

A. 胁诱

B. 俘获

C. 招募

D. 征集

⒉ 世兵制

Ⅳ. 统督

⒈ 平时统督

⒉ 战时统督

Ⅴ. 授袭

⒈ 诸将兵之授给

A. 多由主授

B. 人数由数百至数千不等

⒉ 诸将兵之传袭

A. 以长子袭领为原则

B. 诸将既经授兵,至少能终身将之。

⒊ 吴诸将兵传袭表

Ⅵ. 屯戍

⒈ 沿江要镇

A. 镇名

B. 镇将及戍兵

⒉ 内地要区之镇摄

Ⅶ. 奉邑

⒈ 奉邑之性质

⒉ 奉邑表

Ⅰ. 兵 数

孙策初起,仅募兵数百。

证一 三国志吴志孙策传:“策舅吴景时为丹阳太守,策乃载母徙曲阿,与吕范,孙河俱就景,因缘召募,得数百人。”

证二 孙策传注引江表传:“策遂诣丹阳,依舅得数百人。”

后得父坚部曲千馀人。

证一 孙策传:“(袁)术甚奇之,以坚部曲还策。”

证二 孙策传注引江表传:“术以坚馀兵千余人还策。”

及攻刘繇,未渡江,众五六千,

证 孙策传:“术表策为折冲校尉行殄寇将军,兵财千余,骑数十匹,宾客愿从者数百人,比至历阳,众五六千。”

既渡江破走刘繇,众至数万,

证一 孙策传注引江表传:“刘繇既走,策入曲阿,劳赐将士,……发恩布令,告诸县:其刘繇,笮融等故乡部曲来降首者,一无所问,乐从军者,一身行,复除门户,不乐者,勿强也。旬日之间,四面云集,得见兵二万余人,马千余匹,威震江东,形势转盛。”

证二 吴志周瑜传:“策……乃渡江,……刘繇奔走,而策之众已数万矣。”

刘繇死,策复得繇余众万余人。

证 吴志太史慈传:“后刘繇亡於豫章,士众万余人未有所附,策命慈往抚安焉。”

会袁术部曲为庐江太守刘勋所得

证一 孙策传:“后术死,长史杨弘,大将张勋等,将其众欲就策,庐江太守刘勋要击悉虏之,收其珍宝以归。”

证二 孙策传注引江表传:“术死,术从弟胤,女婿黄猗等,畏惧曹公,(曹操)不敢守寿春,乃共舁术棺柩,扶其妻子及部曲男女,就刘勋於皖城。”

策阴袭拔庐江,尽得术部曲三万余人。

证一 孙策传:“策闻之,伪与勋好盟,勋新得术众,时豫章,上缭宗民万余家在江东,策劝勋攻取之,勋既行,策轻军晨夜袭拔庐江。”

证二 孙策传注引江表传:“策西讨黄祖,行及石城,闻勋轻身诣海昏,便分遣从兄贲、辅率八千人於彭泽待勋,自与周瑜率二万人步袭皖城,即克之,得术百工及鼓吹,部曲三万余人,……皆徙所得人东诣吴。”

又大破於沂,收得兵二千余人,}

证 孙策传注引江表传:“贲辅又於彭泽破勋,勋走……至沂筑垒自守,……策动复就攻,大破勋,勋……北归曹公……策收得勋兵二千馀人。”

迄策之没,东吴之众当达十万矣。

孙权嗣立,先后得山越兵不下十三万人。计:贺齐所得,不下二万余人,

证一 吴志贺齐传:“贼洪明,洪进,苑御,吴免,华当等五人,率各万户,连屯汉兴;吴五六千户,别屯大潭;邹临六千户,别屯盖竹;……齐……连大破之,……料出兵万人。”

证二 贺齐传:“建安……十八年,豫章东部民彭材,李玉,王海等起为贼乱,众万余人。齐讨平之,诛其首恶,余皆降服,拣其精健为兵,次为县户。”

案 拣得之兵不下数千人。

证三 贺齐传:“建安……二十一年,鄱阳民尤突受曹公印绶,化民为贼,陵阳,始安,(梁章钜三国志旁证:‘始安疑为安吴之误。’)泾县皆与突相应。齐与陆逊讨破突,斩首数千,余党震服,丹阳三县皆降,料得精兵八千人。”

陆逊所得,不下四万人,

证一 吴志陆逊传:“会丹阳贼帅费栈,受曹公印绶,扇动山越,为作内应,权遣逊讨栈。栈支党多而往兵少,逊乃益施牙幢,分布鼓角,夜潜山谷间,鼓噪而前,应时破散。遂部伍东三郡,强者为兵,羸者补户,得精卒数万人,宿恶荡除,所过肃清。”(所得精卒,当不下三万人)

证二 陆逊传:“嘉禾……六年,中郎将周祗乞於鄱阳召募,事下问逊。逊以为……不可与召,恐致贼寇,而祗固陈取之。郡民吴遽等果作贼杀祗,攻没诸县,豫章,庐陵宿恶民应遽为寇。逊自闻,辄讨即破,遽等相率降,逊料得精兵八千余人,三郡平。”

凌统所得约万余人,

证 吴志凌统传:“统以山中人尚多壮悍,可以威恩诱也,权令东占且讨之。……统素爱士,士亦慕焉,得精兵万余人。”

全琮所得,当达三万人,

证一 吴志全琮传:“后权以(琮)为[奋威]校尉,[授兵数千人]使讨山越,因开募召,得精兵万余人,出屯牛渚。”

证二 全琮传:“丹阳吴会山民复为寇贼,攻没属县。权分三郡险地为东安郡,琮领太守。至,明赏罚,招诱降附,数年中得万余人。权召琮还牛渚,罢东安郡。”

诸葛恪所得约四万人。

证 吴志诸葛恪传:“恪以丹阳山险,民多果劲,虽前发兵,徒得外县平民而已,其馀深远,莫能禽尽。屡自求为官出之,三年可得甲士四万。众议……皆以为难。……恪盛陈其必捷,权拜恪抚越将军领丹阳太守。……恪到府……岁期人数,皆如本规。恪自领万人,余分给诸将。”

又得南蛮兵二万馀人。计:张承得长沙山寇万五千人,

证 吴志张昭传:“承(昭子)……出为长沙西部都尉,讨平山寇,得精兵万五千人。”

陆胤得交州夷八千余人。

证 吴志陆凯传:“胤字敬宗,凯弟也。……赤乌十一年,交趾、九真夷贼攻没城邑,交部搔动。以胤为交州刺史安南校尉。胤入南界,喻以恩信,务崇招纳。高凉渠帅黄吴等支党三千余家皆出降。引军而南,重宣至诚,遗以财币。贼帅百余人,民五万余家,幽深不羁,莫不稽颡,交域清泰。就加安南将军。复讨苍梧建陵贼破之。前后出兵八千余人以充军用。”

都吴先后所得异族兵,不下十六万人

唬亭之役,俘蜀兵不下万人。

证 吴志孙权传:“黄武元年春正月,陆逊部将宋谦等攻蜀五屯皆破之,斩其将。……蜀军分据险地,前后五十余营,逊随轻重以兵应拒,自正月至闰月,大破之,临阵所斩及投兵降首数万人。”

案 投兵降首者,当不下万人。

其诸将随时增募,不可胜计。

例一 吴志孙瑜传:“建安九年,领丹阳太守,为众所附,至万余人。”

例二 吴志鲁肃传:“肃初住江陵,后下屯陆口,威恩大行,众增万余人。”

迨诸葛恪伐魏,用兵至二十万,合留守者计之,东吴之众,当不下三十万矣。

证 诸葛恪传:“於是违众出军,大发州郡二十万众,百姓骚动,始失人心。”

然自兹以降,诸兵寝耗。恪之伐魏,即丧其士卒太半。

证 吴志孙亮传:“恪率军伐魏,夏四月,围新城,大疫,兵卒死者大半。”

然后若文钦,唐咨,全端,全怿等以三万人救诸葛诞於寿春,鲜得归者;

证一 吴志孙琳传:“魏大将军诸葛诞举寿春叛,保城请降。吴遣文钦,唐咨,全端,全怿等帅兵三万人救之。魏镇南将军王基围诞,钦等突围入城,魏悉中外军二十余万增诞之围。”

证二 通鉴七十七魏高贵乡公纪下:“(全)怿等帅其众数千人开门出降。……(文)钦素与(诸葛)诞有隙,徒以计合,事急愈相疑,钦见诞计事,诞遂杀钦。……司马昭身自临围,……四面进军,同时鼓噪登城,……克之。……吴将于诠……冒陈而死,唐咨,王祚等皆降,吴兵万众,器仗山积。……昭……一无所杀,分布三河近郡以安处之。”

孙壹,孙楷,孙秀之出奔,以其部曲或亲兵俱去

证一 吴志孙奂传:“(孙)琳遣朱异潜袭壹,(奂子)……壹……率部曲千余口……奔魏。”

证二 吴志孙韶传:“楷(韶子)……将妻子亲兵数百人归晋。”

证三 吴志孙匡传:“秀(匡孙)……夜将妻子亲兵数百人奔晋。”

步阐乱后,西兵益减;

证 陆逊传:“抗(逊子)……上疏曰:‘……臣往在西陵,得涉逊迹,前乞精兵三万,而至者循常,未肯差赴,自步阐以后,益更损耗,’”

孙皓发兵以营宫室,宜多死叛。

证一 陆凯传:“先帝战士,不给他役,……今之战士,供给众役,廪赐不赡。”

证二 吴志华覆传:“皓更营新宫,…… 上疏谏曰:‘……江南精兵,北土所难,欲以十卒,当东一人。……如此宫成,死叛五千,则北军之众更增五万。……’”

故值吴之亡,仅见兵二十三万

证 吴志孙皓传注引晋阳秋:“(王)浚收其图籍:领州四,郡四十二[四十三],县三百一十三,户五十二万三千,吏三万二千,兵二十三万,……”

Ⅱ. 兵 种

东吴之兵,可分五类:A. 中央兵,B. 地方兵,C. 诸将兵,D. 诸王兵,E.准兵是也。中央兵可分十八种:

⒈ 羽林兵,

证一 吴志顾雍传:“承(雍孙)……拜骑都尉,领羽林兵。”

证二 张昭传:“休(昭子)……后为侍中,拜羽林都督。”

案 羽林兵,汉武帝太初元年初置,(汉书百官公卿表)吴盖因汉制置。

⒉ 无难兵左右部,

证一 吴志陈武传:“时有盗官物者,疑无难士施明。”

证二 孙权传注引吴历:“无难督虞钦”

证三 吴志孙和传:“无难督陈正”

证四 晋书周处传:“孙皓末,为无难督。”

证五 孙琳传注引江表传:“孤当自出临桥,帅宿卫虎骑,左右无难一时围之。”(孙亮与全纪密谋之语)

证六 陈武传:“迁表(武子)为无难右部督。”

案 无难兵,吴置。名无难者,当~云其兵精锐,战无所难也。

⒊ 解烦兵左右部,

证一 吴志胡综传:“刘备下白帝,权以见兵少,使综料诸县得六千人。立解烦两部,(徐)详领左部,综领右部督。”

证二 陈武传:“子修……为解烦督。”

案 兵名解烦者,当谓善战足以解除烦难也。

⒋ 绕帐兵,

证一 吴志孙贲传:“邻(贲子)……在(豫章)郡垂二十年……召还武昌为绕帐督。”

证二 吴志步骘传:“阐(骘子)继业为西陵督,……凤皇元年,召为绕帐督。”

案 绕帐兵,吴置。名绕帐者,疑初置於出时,后遂长备宿卫也。

⒌ 帐下兵左右部

证一 陆逊传:“权纳其策,以为帐下右部督。”

证二 吴志张温传:“特以绕帐,帐下,解烦兵五千人付之。”

帐下兵,吴置。既有右部,推知必有左部,名帐下者,疑亦初置於出征时,后遂常设也。

⒍ 武卫兵,

证一 孙CHEN(丝旁加林)传:“武卫士施朔,又告CHEN欲反有徵。”

证二 吴志孙峻传:“孙权末,徙武卫都尉,为侍中。权临薨,受遗辅政,领武卫将军,故典宿卫。”

案 两汉置卫士,(汉书百官公卿表,续汉书百官志)吴盖仿汉制置武卫士。

⒎ 五校兵,

证一 陈武传:“及权统事,转督五校。”

证二 吴志潘璋传:“合肥之役,……权甚壮之,拜偏将军,遂领百校,屯半州。”(潘眉三国志考证:“百校当为五校”。)

案 西汉时有中垒,屯骑,步兵,越骑,长水,胡骑,射声,虎贲八校尉兵。(汉书百官公卿表)东汉时省并中垒,胡骑,虎贲三校尉,仅置五校尉,号为五营。(续汉书百官志)吴盖因汉制置五校兵。又吴志孙和传有“五营督陈象”,则五校后当更称五营。

⒏ 虎骑兵,

证 孙CHEN传注引江表传:“宿卫虎骑”

案 虎骑兵,吴置。诸葛恪传有骑督刘承,承所当即虎骑兵,故承后与孙亮同谋讨孙CHEN,亮即欲以虎骑,无难等兵围CHEN焉。(孙CHEN传,孙CHEN传注引江表传)

⒐ 马闲兵左右部,

证 吴志吕范传:“据(范子)……入补马闲右部督。”

案 西汉有龙马,闲驹,……五监,长丞,属太仆,(汉书百官公卿表)东汉省。(续汉书百官志)吴马闲左右部,当由龙马,闲驹得名,而实为骑兵。盖以无难左右部,解烦左右部,帐下左右部之例绳之,知马闲左右部为兵而非畜;(洪NIE孙三国职官表亦以马闲右部督为领营兵之官。)从马闲之名观之,又可知为骑兵也。}

⒑ 外部兵,

证一 孙权传注引吴历:“(马)茂本淮南锺离长,而为王凌所失,叛归吴,吴以为征西将军九江太守外部督,封侯,领千兵。”

证二 孙琳传:“外部督朱损”

案 外部兵,吴置。洪饴孙三国职官表以外部督为出时设,不常置,实误。考马茂朱损,一以谋逆被诛,一以受诬见杀,死时均以外部督在建业,并未出与征伐,(孙权传注引吴历,孙CHEN传,孙休朱夫人传。)可知外部督实常设之官,非出临时所置;而以无难……等督之例绳之,又可知外部督所统即外部兵也。

⒒ 中军兵

证一 孙CHEN传注引江表传:“卿父(指全尚)作中军都督。”

证二 吴志孙休传:“永安元年冬十月壬午,诏曰:‘……其以……武卫将军恩(孙恩)为御史大夫卫将军中军督。……’”

证三 孙休传:“永安元年……十二月……己巳,诏以左将军张布讨奸臣,加布为中军督。”

案 中军兵,吴置。孙CHEN(丝旁加林)之求出屯武昌,孙休允其尽率所督中营兵万余人赴镇,(孙CHEN传)其时CHEN为丞相,直接未有所统,中营兵当系CHEN弟孙恩所统中军兵之或称,CHEN未成行,俄被诛戮,恩亦坐死,张布遂继为中军督。洪NIE孙三国职官表以中军督为出时设,非常置,误。}

⒓ 营下兵

证 吴志朱然传:“绩(然子)……迁偏将军营下督,领盗贼事。”

案 营下兵,吴置。洪NIE孙三国职官表以营下督为出时所设,非常置,实误。考绩为营下督,孙权子鲁王霸尝至廨就之坐,若营下督非常设之官,而为出临时所置,安得有廨,又安能兼领都下盗贼事哉。(朱然传)

⒔ 太子兵左右部

证 吕范传:“(孙)权寝疾,以据(范子)为太子右部督。”

案 东汉有太子中盾一人,主周卫徼循,太子卫率一人,主门卫士。(续汉书百官志)吴盖因汉制置太子兵。

⒕ 水军,

证一 吴志陆逊传:“抗(逊子)令……水军督留虑,镇西将军朱琬拒(徐)胤。”

证二 晋书武帝纪:“太康元年……二月……壬戌,(王)浚又……杀……(吴)水军都督陆景。”

证三 晋书王浚传:“太康元年……二月……乙~丑,克乐乡,获水军督陆景。”

证四 锺离牧传注引会稽典录:“晋军平吴,徇(锺离徇)领水军督,临阵战死也。”

案 汉於郡国置楼船,即水军,(文献通考兵考八)吴滨江立国,兵多习於水战,所谓水军,当系专事水战者也。

⒖ 敢死兵,

证 韩当传:“将敢死及解烦兵万人讨丹阳贼,破之。”

案 敢死兵,吴置。

⒗ 车下虎士,

证 吴志甘宁传:“建安二十年,从攻合肥,会疫疾,军旅皆已引出,唯车下虎士千YU 6人,并吕蒙,蒋钦,凌统及宁从权逍遥津北。”

案 车下虎士,吴置。

⒘ 武射吏,

证一 步骘传:“建安十五年,出领鄱阳太守,岁中,徙交州刺史,立武中郎将,领武射吏千人便道南行。”

证二 吴志骆统传:“出为建忠中郎将,领武射吏三千人。”

案 武射吏,吴置。

⒙ 子弟兵是也。

证一 孙亮传:“亮……科兵子弟年十八已下十五已上,得三千余人,选大将子弟年少有勇力者为之将帅,……日於苑中习焉。”

证二 孙CHEN传:“陛下(指孙亮)顷月以来,多所造立,……取兵子弟年十八已下三千余人,习之苑中。”

案 孙亮寻废,子弟兵当同罢。

地方兵可分二种:

⒈ 郡兵,

例 吴志黄盖传:“武陵蛮夷反乱,攻守城邑,乃以盖领太守。时郡兵才五百人,自以不敌,因开城门,贼半入乃击之,斩首数百,余皆奔走,尽归邑落。”

⒉ 县兵是也。

例 贺齐传:“郡(会稽郡)发属县五千兵,各使本县长将之,皆受齐节度。”

案 步骘传:“骘将交州义士万人出长沙。”所谓义士,当系临时志愿兵,非地方常置。孙皓传注引~干宝晋纪:“丹阳太守沈莹……领丹阳锐卒刀楣五千,号曰青巾兵。”所谓青巾兵,实以服饰略异故名,非特置。

诸将兵人统一部,部冠统将之名以资区识:或称某人部曲,

例 孙韶传:“权……见韶甚器之,即拜承烈校尉统河(韶伯父)部曲。”

或称某人手下,

例 朱桓传:“异(桓子)乃身率其手下二千人掩破(文)钦七屯,斩首数百。”

或称某人众,

例 陆逊传:“抗(逊子)……年二十拜建武校尉,领逊众五千人。”

或称某人军,

例 吴志吕蒙传:“鲁肃卒,蒙西屯陆口,肃军人马万余尽以属蒙。”

或称某人兵,

例 吴志潘浚传注引吴书:“(芮)玄兄良……卒,玄领良兵。”

或称某人业,

例 朱然传:“然卒,绩(然子)袭业。”

其部兵中特为统将亲厚者,复有亲兵,健儿之目。}

例一 孙匡传:“秀(匡孙)遂惊,夜将妻子亲兵数百人奔晋。”

例二 甘宁传:“宁……轻财敬士,能厚养健儿,健儿亦乐为用命。”

例三 凌统传:“后权复~征江夏,统为前锋,与所厚健儿数十人共乘一船,常去大兵数十行。”

诸王兵,孙皓时始置,王三千人,计二十二王,总数达六万六千人。

证一 孙皓传:“改封淮阳为鲁,东平为齐,又封陈留章陵等九王,凡十一王,王给三千兵。”

证二 孙皓传:“立成纪宣威等十一王,王给三千兵。”

准兵有屯田及作士二种。

证 孙权传:“遣校尉陈勋将屯田及作士三万人凿句容中道,自小其至云阳西城,通会市,作邸阁。”

吴兵之复(应为衣旁)杂,盖有如上述者。

中央兵主备都下宿卫,亦常出与讨,或屯戍要地;

案 如无难,(诸葛谨传)解烦,(韩当传)绕帐,(张温传)帐下,(张温传)五校,(潘江传)敢死,(韩当传)诸兵及车下虎士,(甘宁传)武射吏,(步骘传)水军,(陆逊传)均尝出与讨或屯戍要地。

地方兵以守土为专职,罕与远

案 诸葛恪大发州郡二十万众以伐魏(恪传),实为创举。其步骘将交州义士万人出长沙(骘传),所统非常置,兹不具论。}

诸将兵平时则屯戍江浒,镇摄内地,有事则与讨;(参看后统督,授袭,屯戍诸节)。

诸王兵卫护诸王,亦以箝制诸将;

案 孙皓初置诸王兵,适在步阐乱后一年,明系对诸将不信任之故,不然,诸王幼,何需多兵哉。(参看孙皓传,陆逊传)

准兵介乎兵与农工之间,所以备粮储给百役;

案 吴战士不给他役,又虽附带从事耕种,所获或不足食。屯田者,介乎兵农之间,所以备粮储,濮阳兴曾建取屯田万人以为兵,实足明其性质。作士者,介乎兵工之间,所以给百役也。(参看陆凯传,孙休传。)

又诸兵除诸将兵外,统将概不得私有之,(诸将兵之私有,详后授袭节)斯吴诸兵之大较也。作吴兵种类表。}

吴 兵 种 类 表

_________郡 兵

_____地方兵______|_________县 兵

| _________羽 林 兵

| |_________无 难 兵

| |_________解 烦 兵

| |_________绕 帐 兵

|_____诸将兵 |_________帐 下 兵

| |_________武 卫 兵

| |_________五 校 兵

| |_________虎 骑 兵

| |_________马 闲 兵

吴兵_____|_____中央兵_________|_________外 部 兵

| |_________中 军 兵

| |_________营 下 兵

| |_________太 子 兵

| |_________水 军

|_____诸侯兵 |_________敢 死 兵

| |_________车下虎士

| |_________武 射 吏

| |_________子 弟 兵

|_____准 兵________________屯 田

|_________作 士

Ⅲ. 聚 集

吴兵之聚集,或由胁诱,

例一 陆逊传:“遂部伍东三郡(丹阳,吴郡,会稽,)强者为兵,羸者补户,得精卒数万人。”

例二 全琮传:“招诱降附,数年中,得万余人。”

附言 胁谓胁取,如例一;诱谓招诱,如例二。

或自俘获,

例 孙权传谓XIAO(犬旁加虎)亭之役,大破蜀兵,“临阵所斩及投兵降首数万人。”

或从招募,

例 潘璋传:“权奇爱之,因使召募,得百余人,遂以为将。”

或以徵集。

例胡综传:“刘备下白帝,权以见兵少,使综料诸县,得六千人,立解烦两部。”

其自胁诱俘获招募而得之兵甚众,

案 可参看前兵数节。

至徵集在汉虽为常法,(文献通考兵考二)而吴则以平民畏苦兵役,(骆统传统疏)料取之兵,为数实微,

案 吴料取兵数见於纪载者,仅胡综料出之六千人,(综传)陈表料出之数百人。(陈武传)}

故吴兵之分子以异族,旧兵,俘虏,及勇健之徒应募从军者为多。吴兵多为世兵,有三特点:}

一. 兵民有别,

案 陆逊传谓:“强者为兵,羸者补户。”又贺齐传谓:“拣其精健为兵,次为县户。”又陈武传谓“初表(武子)所受赐复人得二百家在会稽新安县,表……皆辄料取以充部伍,所在以闻,权甚嘉之,下郡县料正户羸民以补其处。”均足证。

二. 终身为兵,

案 吴兵鲜见退伍者,骆统传载统疏有:“且又前后出为兵者,生则困苦,无有温饱,死则委弃,骸骨不反。”足证吴兵多终身服役不得退伍也。

三. 世代为兵,

案 陈表有复人二百家在会稽新安县,表皆料取为兵,孙权令郡县料正户羸民以补其处,(陈武传)是兵既入伍,举家随之,否则壮丁虽去,老弱犹在,何待他料羸民以补其处哉?且表因简视其人,(‘人’当谓成年男子也。)皆堪好兵,故悉料取,劲锐无遗,(陈武传)更知每家被征者或不止一丁,必有父子兄弟同隶行伍。又贺邵传载邵疏有:“又江边戍兵,远当以拓土广境,近当以守界备难,宜时优育,以待有事,而征发赋调,烟至云集,衣不全短褐,食不赡朝夕,出当锋镝之难,入抱无聊之戚,是以父子相弃,叛者成行。”足证吴兵多世代服兵役也。

盖略同於春秋齐之国兵,(非乡兵)所谓士之子常为士(国语齐语)

Ⅳ. 统 督

吴中央各种多置有督,

案 可参看前兵种节

其上复有中左右三典军,

证一 张昭传:“休(昭子)……后为侍中,拜羽林都督,平三典军事。”

证二 孙皓传:“左典军万

证三 贺邵传:“孙皓时,入为左典军。”

诸将兵分隶诸将,}

案 可参看后授袭节,

地方统於郡县长吏;此平时统督也。

案 可参看前兵种节。

战时有大都督,

证 陆逊传:“权……乃召逊假黄钺为大都督逆(曹)休。”

大督,

证 吴志孙皎传:“以卿(指吕蒙)为大督,命皎为后继。”

左右督,

证一 吴志程普传:“与周瑜为左右督破曹公於乌林。”

证二 朱桓传:“全琮与桓为左右督,各督三万人击(曹)休。”

前部大督,

证 周瑜传:“权讨江夏,瑜为前部大督。”

前部督,

证 甘宁传:“后曹公出濡须,宁为前部督,受敕出斫敌前营。”注引江表传:“曹公出濡须,号步骑四十万临江饮马,权率众七万应之,使宁领三千人为前部督。”

右部督等,

证 凌统传:“从往合肥,为右部督。”

以督出之兵,不常置,亦不备置。

案 出之兵,指中央兵及诸将兵而言,中央兵之出,已见前兵种节,诸将兵之出,为例颇多,如凌统军之从合肥,(凌统传)韩当军之从刘勋(韩当传)吕蒙军之从皖城,(吕蒙传)……之类是也。}

至诸王兵及准兵之统督,无关宏旨,兹不具论

Ⅴ. 授 袭

吴有授兵诸将之制,所授兵数,或为二千人,

例一 韩当传:“授兵二千,骑五十匹。”

例二 朱桓传:“授兵二千人。”

例三 周瑜传:“策亲自迎瑜,……即与兵二千人,骑五十匹。”

或为一千人,

例一 朱然传:“授兵一千人。”

例二 周瑜传:“胤(瑜子)初拜兴业都尉,妻以宗女,授兵千人。”

或为五百人,

例一 陈武传:“修(武子)……拜别部司马,授兵五百人。”

例二 徐盛传:“以为别部司马,授兵五百人。”

或为四百人,

例 陈武传:“敖(武孙)年十七,拜别部司马,授兵四百人。”

或多至数千人,

例一 全琮传:“权以为奋威校尉,授兵数千人。”

例二 董袭传:“拜别部司马,授兵数千。”

或人数不可考,

例一 潘浚传:“拜浚辅军中郎将,授以兵。”

例二 周泰传:“署别部司马,授兵。”

例三 蒋钦传:“拜别部司马,授兵。”

例四 甘宁传:“遂授宁兵。”

因才而任,不得一律。

诸将有功绩者,往往增授以兵

例一 甘宁传:“宁为前部督,受敕出斫敌前营,……敌惊动遂退。宁益贵重,增兵二千人。”

例二 凌统传:“拜偏将军,倍给本兵。”

例三 程普传:“策到横江,当利,破张英,于麋等,转下秣陵,湖熟,句容,曲阿,普皆有功。增兵二千,骑五十匹。”

例四 吕范传:“后从策……俱东渡,……策……收笮融,刘繇余众,增范兵二千,骑五十匹。”

例五 吕蒙传:“权见之大悦,增其兵。”

不必限於原额也。

兵经授给诸将,即为诸将兵;惟诸将兵不尽出於授给,有全部为统将招诱敌军溃卒而得者,

例 吴志孙桓传注引吴书:“桓……从讨关羽於华容,诱羽余党,得五千人,牛马器械甚众。”

案 桓时为武卫都尉,(桓传注引吴书)所领乃中央兵,吴未受兵於彼也。

有一部分为统将受兵前所固有者,

例一 吕范传:“范遂自委昵,将私客百人归策。”

例二 甘宁传:“於是归吴。”

案 宁传注引吴书谓宁将僮客八就刘表,观表事势,终必无成,欲东入吴,黄祖在夏口,军不得过,乃留依祖三年,客稍亡,祖都督苏飞白宁为邾长,俾便东去,宁之县,招怀亡客并义从者,得数百人,是宁归吴时,已有数百人也。

有一部分为统将受兵后随时募得者,

案 如鲁肃传谓肃“威恩大行,众增万余人。”是也。

授给复有直接间接之别,

案 直接授给,谓由主授给,前举诸例,均直接授给也;间接授给,谓由长官授给,如锺离牧传注引会稽典录载牧语有:“陆丞相讨鄱阳,以二千人授吾。”是也。

然出於授给者实较不出於授给者为多,直接授给亦较间接授给为常也。

诸将兵例得归统将私有,生则终身将之,

案 朱异,蒋休等之失兵,皆有其特殊原因。(参看朱桓传,蒋钦传)

没则由亲属袭统,

案 如凌统死,二子幼,孙权养之宫中,命骆统暂统其众,后封凌统长子烈亭侯,还其故兵;(凌统传,骆统传)又吕蒙传谓蒙“与成当,宋定,徐顾屯次比近,三将死,子弟幼弱,权悉以兵并蒙,蒙固辞,陈启:‘顾等皆勤劳王事,子弟虽小,不可废也。’”又孙皓传注引襄阳记载沈莹语有:“我上流诸军,……名将皆死,幼少当任。”又诸将子弟之得袭兵者曰袭业,(孙奂传,全琮传,朱桓传)其初袭兵后以罪废者曰失业(蒋钦传):均足证亲属袭统,实为当时通则。其亲属弗克袭统者,多有特殊原因,如周瑜临殁,荐鲁肃以自代,(鲁肃传)鲁肃子淑为遗腹子,(鲁肃传)甘宁子坏以罪徙会稽(甘宁传)是也,实无碍於通则。

亲属袭统:一人独袭为常,数人分袭为例外;

案 陆抗五子分将,实为仅见之事,当由孙皓恶陆氏兵多,故分其势也。(陆逊传)

长子袭统为常,

例一 徐盛传:“黄武中卒,子楷袭领兵。”

例二 韩当传:“子综袭侯领兵。”

例三 锺离牧传:“子伟嗣代领兵。”

例四 潘浚传:“赤乌二年浚卒,子翥嗣。”注引吴书:“翥字文龙,拜骑都尉,后代领兵。”

例五 周泰传:“黄武中卒,子邵以骑都督尉领兵。”

例六 蒋钦传:“还,道病卒……子壹封宣城侯领兵。”

长子早死或已别领兵,则由他子袭统,

例一 吕范传:“范长子先卒,次子据嗣,据字世议,以父任为郎,后范寝疾,拜副军校尉,佐领军事,范卒,迁安军中郎中将。”

例二 陆逊传:“长子延早夭,次子抗袭爵。……抗字幼节,策外孙也,逊卒,时年二十,拜建武校尉,领逊众五千人。”

例三 诸葛瑾传:“瑾……赤乌四年,年六十八卒……恪(瑾长子)已自封侯,故弟融(瑾第三子)袭爵摄兵业。”

案 恪不仅已自封侯,且先已受兵,(恪传)又瑾次子乔已出继诸葛亮(蜀志诸葛亮传)故融得袭统也。

例四 全琮传:“赤乌……十二年卒,子怿嗣,后袭业领兵。”

注引吴书“琮长子绪,幼知名,奉朝请,出授兵。”

无子或子幼弱,则多由弟若从子袭

例一 蒋钦传:“壹(钦子)……临陈卒,……无子,弟休领兵。”

例二 潘浚传注引吴书:“(芮)玄兄良……卒,玄领良兵。”

例三 孙奂传:“兄皎既卒,代统其众。”

例四 朱然传:“叔父才卒,绩(然子)领其兵。”

例五 孙韶传:“权……见韶甚器之,即拜承烈校尉,统河(韶伯父)部曲。”

案 孙河凡四子,长子助次子谊早卒,三子桓四子俊当河死时俱幼弱,(孙桓传,桓传注引吴书)故韶以从子袭统河部曲。

亦有由兄袭统者。

例 孙韶传:“越(韶子)兄楷……代越为京下督。”

案 孙河一军,世镇京下,楷代越为京下督,不仅代其职实并袭统其兵也。(参看孙韶传)}

吾人於此,能不以吴诸将兵之授袭为变相的封建乎?作吴诸将兵传袭表。

吴 诸 将 兵 传 袭 表

⒈孙皎军(据孙静传,孙皎传,孙奂传)

孙静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颢 瑜 皎 ⑴ 奂⑵ 谦

____|____

承⑶ 壹⑷

⒉孙河军(据孙韶传)

孙某

______|______

河⑴ 某

韶⑵

____|____

楷⑷ 越⑶

⒊诸葛瑾军(据诸葛瑾传,诸葛恪传,蜀志诸葛亮传)

诸葛瑾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已别受兵)(出继亮) 融⑵

⒋步骘军(据步骘传)

步骘⑴

_______|_______

协⑵ 阐⑶

⒌蒋钦军(据蒋钦传)

蒋钦⑴

_______|_______

壹⑵ 休⑶

 

⒍周泰军(据周泰传)

周泰⑴

_______|_______

邵⑵ 承⑶

⒎韩当军(据韩当传)

韩当⑴

综⑵

⒏凌操军(据凌统传,骆统传)

凌操⑴

统⑵

(骆统暂领)

__________

烈⑶ 封⑷

⒐吕范军(据吕范传)

吕范⑴

________|________

某(早卒) 据⑵

⒑朱然,朱才军(据朱治传,朱然传)

朱治

________|________

然⑴ 才⑴

|

绩⑵(备注 然本姓施,为治养子。才卒,绩领其兵。)

⒒陈敖军(据陈武传)

陈武

________|________

修 表

| |

延⑵ 敖⑴

 

⒓陆逊军(据陆逊传)

陆逊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延(早夭) 抗⑵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晏⑶ 景⑶ 玄⑶ 机⑶ 云⑶

⒔全琮军(据全琮传,琮传注引吴书)

全琮⑴

________|________

绪(已别受兵) 怿⑵

⒕芮良军(据潘浚传注引吴书)

________|________

良⑴ 玄⑵

⒖潘浚军(据潘浚传,浚传注引吴书)

潘浚⑴

翥⑵

⒗朱桓军(据朱桓传)

朱桓⑴

异⑵

⒘徐盛军(据徐盛传)

徐盛⑴

楷⑵

⒙吕岱军(据吕岱传)

吕岱⑴

凯⑵

⒚锺离牧军(据锺离牧传)

锺离牧⑴

伟⑵

Ⅵ. 屯 戍

东吴北邻强敌,时虞侵伐,江浒之守,不得不严,列戍分屯,东西相属,举其著者:

⒈ 西陵

案 陆逊於建安二十四年(二一九)镇夷陵,(孙权传)是为设镇之始。黄武元年(二二二)夷陵更名西陵,(孙权传)黄龙元年(二二九)孙权迁都建业,徵逊辅太子登留守武昌,乃以步骘都督西陵代逊,是为西陵置督之始。(孙权传,陆逊传,步骘传)。骘在西陵二十年,赤乌十一年(二四八)卒,子协嗣。(步骘传,朱然传)永安元年(二五八)陆胤被徵为西陵督,胤寻转虎林督,(陆凯传)二年(二五九)陆抗都督西陵,建衡二年(二七O)抗转乐乡都督,步协弟阐继业为西陵督。(陆逊传,孙皓传,步骘传)凤皇元年(二七二)阐据城降晋被诛,(步骘传)张政为西陵督,晋杜预以计去之,留宪为西陵督,晋军克西陵,宪被杀(参看晋武帝纪,杜预传,及王浚传)

⒉ 江陵,

案 建安二十四年(二一九)孙权遣吕蒙袭据江陵,以蒙领南郡太守,是为江陵设镇之始。(参看孙权传,吕蒙传)蒙会卒,临没荐朱然自代,孙权假然节镇江陵,(吕蒙传,朱然传)朱然赤乌十二年(二四九)卒。(朱然传)其后江陵置督,为督者有张咸,(陆逊传)伍延,(孙皓传)晋军平吴,延被斩。(孙皓传,晋书武帝纪)}

⒊ 乐乡

案 朱然传谓然子绩“拜平魏将军乐乡督。”是为乐乡设镇置督之始。绩建衡二年(二七O)卒,陆抗继之,(朱然传,陆逊传)抗凤皇三年(二七四)卒,(陆逊传)孙歆为乐乡督,晋军平吴,歆被虏。(孙贲传注引吴历,晋书杜预传)}

⒋ 公安,

案 诸葛瑾传谓瑾“以绥南将军代吕蒙领南郡太守,住公安,是为公安设镇之始,黄武元年(二二二)瑾迁左将军,督公安,(诸葛瑾传)是为公安置督之始。瑾赤乌四年(二四一)卒,子融嗣,融建兴二年(二五三)自杀,(诸葛瑾传,诸葛恪传,孙奂传)后为公安督者,有锺离牧,孙遵~云。(锺离牧传,陆逊传)

⒌ 巴丘,

案 陆凯於五凤二年(二五五)拜巴丘督,(陆凯传)当为巴丘设镇置督之始。凯后转武昌右部督,孙皓立,复都督巴丘,宝鼎元年(二六六)入为左丞相,翌年(二六七)右丞相万或出镇巴丘(陆凯传,孙皓传)

⒍ 陆口

案 建安十五年(二一O)鲁肃自江陵下屯陆口,为陆口设镇之始。肃建安二十二年(二一七)卒,吕蒙继镇,建安二十四年(二一九)陆逊代蒙,寻孙权定荆州,逊西镇夷陵,潘璋,吕岱复先后屯陆口。(孙权传,鲁肃传,吕蒙传,陆逊传,潘璋传,吕岱传)

⒎ 夏口,

案 建安十四年(二O九)程普破走曹仁,还领江夏太守,治沙羡,为夏口设镇之始。(孙权传,程普传)后程普督夏口(孙皎传)为夏口置督之始。普卒,孙皎代督夏口,(孙皎传)皎卒,皎弟奂嗣;奂卒,奂子承嗣;承卒,承弟壹嗣;壹太平二年(二七五)奔魏,孙秀为夏口督,秀建衡二年(二七O)奔晋,鲁淑为夏口督,淑凤皇三年(二七四)卒,孙慎为夏口督迄吴之亡(孙奂传,孙亮传,孙匡传,鲁肃传 ,孙皓传)

⒏ 武昌,

案 建安二十五年(二二O)孙权自公安都鄂,更鄂名为武昌。(孙权传)黄龙元年(二二九)权迁都建业,留太子登镇武昌,以陆逊佐之,(孙权传,孙登传,陆逊传)自是武昌常为吴留都,嘉禾元年(二三二)登弟虑卒,登诣建业久住,陆逊独领武昌事。(孙登传,孙虑传,陆逊传)逊赤乌八年(二四五)卒,诸葛恪代逊,孙权乃分武昌为两部,以吕岱督右部。(陆逊传,孙权传,诸葛恪传,吕岱传)太元元年(二五一)恪被徵为太子太傅,太平元年(二五六)岱卒,陆凯自巴丘督转为武昌右部督。(诸葛恪传,吕岱传,陆凯传)后督武昌者,有徐平(左部),鲁淑(未详何部),慎(左部),(虞翻传注引会稽典录;鲁肃传,孙登传注引吴录)甘露元年(二六五)孙皓自建业徙都武昌,惮慎,以为太尉,慎自恨久为将,遂托老耄,翌年(二六六)皓还都建业,留卫将军滕牧镇武昌。(孙皓传;孙登传注引吴录)后督武昌者,有薛莹(左部),孙述(未详何部),晋军平吴,述诣王戎降(薛综传,孙贲传注引吴历,晋书王戎传)

⒐ 半州,

案 甘宁传注引吴书谓宁“徙屯於半州。”是为半州设镇之始。潘璋自合肥还,遂屯半州,(潘璋传)黄龙三年(二三一)孙权子建昌侯虑屯半州(薛综传,孙虑传)后有张奋为半州都督(张昭传谓昭从子奋“至平州都督。”兹据钱大昕诸史拾遗引陈景云国志举正说改平州为半州。)

⒑ 柴桑,

案 吕范屯柴桑,(吕范传)为柴桑设镇之始。赤乌六年(二四三)诸葛恪自皖徙屯於柴桑,(孙权传,诸葛恪传)赤乌九年(二四六)陆抗与恪换屯柴桑。(陆逊传)太平二年(二五七)抗拜柴桑督,(陆逊传)为柴桑置督之始,后有柴桑督陆式~云。(陆凯传)

附言 徐盛守柴桑长,(徐盛传)不能谓为柴桑设镇之始。

⒒ 皖口,

案 贺齐於建安二十一年(二一六)出镇江上,督扶州以上至皖,(贺齐传)是皖口已设镇矣。赤乌六年(二四三)诸葛恪自皖徙屯於柴桑,(孙权传,诸葛恪传,晋书宣帝纪)镇遂中废,后吴人大佃皖城,复为晋军所破(晋书武帝纪及王浑传)

⒓ 濡须,

案 建安十六年(二一一)孙权用吕蒙策作濡须坞,(孙权传,吕蒙传)为濡须设镇之始。建安十八年(二一三)曹操来攻濡须,周泰赴击,曹操退,泰留督濡须,(孙权传,周泰传)为濡须置督之始。后朱桓代周泰为濡须督,(朱桓传)桓后为濡须督者,有张承,锺离牧(张昭传,鲁肃传,锺离牧传)

附言 周泰任内,蒋钦曾暂督濡须,(蒋钦传)朱桓任内,骆统曾暂督濡须。(骆统传)

⒔ 牛渚,

案 孙瑜自溧阳徙屯牛渚,(孙瑜传)为牛渚设镇之始。建安二十七年(二一五)瑜卒,全琮屯牛渚,(孙瑜传,全琮传)后琮长子绪为牛渚督(全琮传注引吴书)实牛渚置督之始。绪后有牛渚都督何植(孙皓传)

⒕ 京下。(或称徐陵)

案 孙河为将军屯京城,(孙韶传)实京下设镇之始。河被杀於叛党,从子韶代领兵,仍屯京下,赤乌四年(二四一)韶卒,(孙韶传)顾承领京下督(顾雍传)实京下置督之始。承徙交州,韶子越为京下督,后越,兄楷代越,楷天玺元年(二七六)降晋,(顾雍传,孙韶传,孙皓传)楷后有徐陵督陶浚(孙皓传)(京下或称徐陵,据洪亮吉三国疆域志引元和郡县志说)

此外若建平,(陆逊传)丹阳,(晋书王浚传)信陵,(陆逊传)夷道,(陆逊传)中夏,(陆逊传,虞翻传注引会稽典录)吉阳,(晋书文帝纪)沔中,(孙奂传注引江表传,孙贲传)芜湖,(徐夫人传)扶州,(贺齐传)诸镇,或纪载较略,或关系较轻,兹不备述。

镇多置督,权重者称都督;

案 镇多置督证见前西陵等镇案语中,权重者称都督,陆逊传谓凯“五凤二年(二五五)讨山贼陈毖於零陵,斩毖克捷,拜巴丘督偏将军,封都乡侯,转为武昌右部督。……孙皓立,(二六四)迁镇西大将军都督巴丘,领荆州牧,进封嘉兴侯。”足证,盖凯前在巴丘,位卑权轻,后复至巴丘,则已位尊权重,故前为巴丘督,而后则为都督巴丘也。又如陆抗都督西陵,而继抗之步阐则为西陵督,(陆逊传,步骘传)抗为乐乡都督,而抗后之孙歆则为乐乡督,(陆逊传,孙皓传,孙贲传注引吴历)全绪以扬武将军为牛渚督,(全琮传注引吴书)何植则以牛渚都督入为司徒,(孙皓传)均足证。

常并置监军,所以防督将之恣肆也。

案 如西陵监郑广,(晋书武帝纪)武昌监刘宪,(晋书杜预传)(刘宪实留宪之误,参看晋书武帝纪及王浚传)夏口监军王蕃之类是也。(王蕃为夏口监军见蕃传)

数镇之上,常置大督,以一镇将兼之,

案 如朱然镇江陵,兼为江陵,西陵,公安三镇大督,(朱然传)陆抗为乐乡都督兼都督信陵,西陵,夷道,乐乡,公安诸军事是也。(孙皓传,陆逊传)

惟其直接所统,当仍仅本镇兵也。

戍兵多举家居镇,

案 吴兵多为世兵,一人入伍,常举家随之,(参看前聚集节)故如濡须戍兵妻子即居濡须坞附近之中洲(朱桓传)

且多久戍一地

案 如步骘军戍西陵达四十三年,(二二九至二七二)孙河军戍京下约达七十二年。(二O四?至二七六)

安土重迁,宜其常能坚守而短於远攻也

案 至吴末叶,诸营兵多浮船长江,贾作上下,(孙休传)孙皓复破“战士不给他役”之例,徵发赋调,烟至云集,致戍兵父子相弃,叛者成行:(陆凯传,孙皓传,贺邵传)於是兵心涣散,守亦难固,晋军一来,即向风瓦解矣。}

吴於内地要区,亦常置兵镇摄,统兵者多兼领其地政务

案 如孙贲领豫章太守,(孙贲传)孙辅领庐陵太守(孙辅传)周瑜领春长,(周瑜传)韩当领乐安长,(韩当传)周泰补宜春长,(周泰传)皆统兵镇摄,兼领当地政务。

盖山越陆梁,萑苻时发,不能不有以填之。

州郡诸县及要地或置督,有州督,

例 孙皓传:“广州督虞授”

数郡督,

例 孙皓传:“三郡督何植”

郡督,

例 孙破虏吴夫人传注引吴书:“(孙)权荆州,拜(吴)奋吴郡督都以镇东方。

数县督,

例 朱然传:“然尝与(孙)权同学书,结恩爱,至权统事,以然为余姚长,时年十九,后迁山阴令,加折冲校尉督五县。”

一地督之别,

例一 孙琳传:“虎林督朱熊”

例二 陆凯传:“永安元年(二五八)徵为西陵督,封都亭侯,后转左虎林。”

案 据梁章钜三国志旁证引陈景云国志举正说,‘左’当作‘在’

惟以安内为主,与江浒诸督固有殊也。

Ⅶ. 奉 邑

吴於诸将之有功者,间赐奉邑,

案 潘眉三国志考证:“奉邑见史记河渠书,谓官所食,与封邑异。”其说良是;惟吴之奉邑与汉略异,盖据史记河渠书所载,汉丞相田玢仅食奉邑一县,而吴之奉邑,则常施及小官,且每人所食多至数县也。

或为一县

例一 徐盛传传:“赐临城县为奉邑。”

例二 周泰传:“补春长,后从攻皖,及讨江夏还过豫章,复补宜春长,所在(指春或宜春)皆食其赋。”

或为二县,

例一 吕蒙传:“以寻阳,阳新为奉邑。”

例二 孙韶传:“食曲阿,丹徒二县”

或为三县,

例 吕范传:“以彭泽,柴桑,历阳为奉邑。”

或为四县,

例一 周瑜传:“以下隽,汉昌,刘阳,州陵为奉邑。”

例二 孙皎传:“赐沙羡,云杜,南新市,竟陵为奉邑。”

最多当不过四县也。

食奉邑者不必居高位;

案 如孙韶初仅一校尉,亦食奉邑二县。(孙韶传)

移镇他处者或转食他县,县数亦间有增加;

例一 吕范传:“曹公至赤壁(范)与周瑜等俱破之,拜裨将军,领彭泽太守,以彭泽,柴桑,历阳为奉邑。……(孙)权破(关)羽还都武昌,拜范建威将军,封宛陵侯,领丹阳太守,治建业,督扶州以下至海,转以寻阳,怀安,宁国为奉邑。”

例二 吕蒙传:“以寻阳,阳新为蒙奉邑。……鲁肃卒,肃军人马万馀尽以属蒙,又拜汉昌太守,食下隽,刘阳,汉昌,州陵。”

案 吕蒙初食二县,转食四县,是增二县也。

又诸将於其奉邑得自置长吏,

案 如朱治传谓:“割娄,由拳,无锡,毗陵为奉邑,置长吏。” 又孙皎传谓:“赐沙羡,云杜,南新市,竟陵为奉邑,自置长吏。”

又孙韶传谓韶:“食曲阿,丹徒二县,自置长吏,一如河旧。”

又吾粲传谓:“孙河……得自选长吏,表粲为曲阿丞。”均足证。

惟不得以奉邑传后

案 孙韶食曲阿,丹徒二县,一如其伯父河之旧,乃由代河屯京城之故,非袭食也。

作吴诸将奉邑表。

 

吴 诸 将 奉 邑 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食邑者 所食县数 所 食 县 名 备 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朱 治 四 娄,由拳,无锡,毗陵 据朱治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周 瑜 四 下隽,汉昌,刘阳,州陵 据周瑜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鲁 肃 四 下隽,汉昌,刘阳,州陵 据鲁肃传,周瑜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吕 蒙 四 下隽,刘阳,汉昌,州陵 据吕蒙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程 普 四 沙羡,云杜,南新市,竟陵 据程普传,孙皎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孙 皎 四 沙羡,云杜,南新市,竟陵 据孙皎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吕 范 三 彭泽,柴桑,历阳 据吕范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吕 范 三 溧阳,怀安,宁国 自彭泽等县转食 据吕范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孙 河 二 曲阿,丹徒 据孙韶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孙 韶 二 曲阿,丹徒 据孙韶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吕 蒙 二 寻阳,阳新 后转食下隽等县 据吕蒙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周 泰 一 春 后转食宜春 据周泰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周 泰 一 宜春 自春转食 据周泰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徐 盛 一 临城 据徐盛传

结 论

综上所述,吾人知东吴之兵特点有六,

⑴ 异族兵之特多

⑵ 兵种之复杂

⑶ 世兵制

⑷ 诸将兵之授袭

⑸ 屯戍之众多

⑹ 奉邑与诸将待遇之优渥

兹就其原因影响分别述之:

A. 原因:

⒈ 地势的原因 吴滨江立国,处处受敌:若防守不周,则覆亡可待,故萃中央兵於建业,而分戍诸将兵於各镇;又若诸兵人土不习,守心不固,则有溃散之虞,故采最足维系兵心之世兵制;且江浒内地,形势不同,都下镇戍,轻重有别,故因地设兵,兵种甚赜;至异族之民,放逸山险,则为劲寇,将置平土,则为健兵,此而不服,何以御外,胁而取之,则外实江防,内弭隐患,故异族兵特多:要之,地势的原因为最重要的原因。

⒉ 人口原因 吴时江表岭南,多未开发,人口密度,难比河朔,若仍袭徵兵旧制,则更番上调,不易周转,故采世兵制,有类管子制国之法;至胁取山民,强者为兵,羸者补户,盖亦由陆逊所谓“克敌宁乱,非众不济。”尔。

⒊ 风尚的原因 东汉末叶,渐重门第,故袁氏弟兄,虽无大才,以其家四世三公,亦尝号召一时,拥兵据土;即曹操固亦三公之子,刘备则为帝室之胄;独东吴孙氏,起自商贾,孙坚事举未就,中道战死,策以一校尉渡江,权以一孝廉领郡,名位尚低,声望不著,其於群下,不得不以恩义相结,故有授兵制及奉邑制,而上下之分较泯焉。

B. 影响

⒈ 诸将因恩遇优渥,每视国利害若己休戚,大敌之来,常能效死,且部部相维,鲜能作乱;及其敝也,幼少将兵,国以覆焉。

⒉ 山越全部同化,长江下游遂永无异族,常为汉文化之保存所,汉民族之避难场。

⒊ 晋武帝创为特殊的封建制,盖阴师吴授兵之意,此特殊的封建制,酿成诸王之乱。

⒋ 吴诸将兵之授袭形成若豪族,(如陆氏)此等豪族为构成六朝门阀之一种要素。

论述既终,触怀兴感,以旧史之芜杂失当,其待吾人之爬梳钩稽者,宁少也哉?无似,徒效海滨之子,介贝为珍,难拟江浒之夫,沙金是拣

中华民国二十年五月十六日於武汉大学

附识 本文草成得吾师新化刘琰藜先生鼓励不少,书此志谢。

1933年6月 燕京学报 第十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