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柳村>>陶元珍文集>>中国人物新论


林则徐的廉洁

陶元珍

肃清贪污的主张,是没的人不赞同的。如何才能肃清贪污呢?

我觉得肃清贪污的办法不外四项:一是采用严法峻刑使一般公务人员不敢贪污;二是树立严密制度使一般公务人员不能贪污;三是提倡俭朴生活使用一般公务人员不必贪污;四是养成廉洁风气使一般公务人员不愿贪污。前两项可以说是法家的办法,后两项可以说是儒家的办法。比较起来,还是后两项办法要彻底一点,而第四项办法尤能收革心之效。

如何才能养成廉洁的风气呢?这要在上者以身作则。曾国藩说得好:风俗之厚薄奚自乎?自乎一二人之心之所向而已。(原才)

真可谓一语破的。不过常人贵远贱近,单靠在上者以身作则还不易转移风气,必须表彰过去的廉吏,使一般公务人员仰止景行知所效法,吏治才能丕变。过去的廉吏,值得表彰的很多,我现在举出一个时代距今较近而为大家所熟知的人,就是林文忠公则徐,他的廉洁是值得后人崇拜的。

林则徐的廉洁,由他在陕西巡抚任内将产业分给他三个儿子时所写的分书可以看得出来。分书说:

父谕吾儿汝舟聪彝拱枢知悉:余服官中外已三十馀年,并无继续营田宅之暇,惟祖父母在时,每岁於俸廉中酌留甘旨之奉。祖父母不肯享用,略置家乡产业,除分给汝四叔外,有留归余名下者,载在道光丙戌年分书,汝等亦已共见。嗣於庚寅年再出,至今未得回闽;惟汝母中间回家一次,添买零产几处。合计前后之产,或断或典,田地不过十契,行店房屋亦仅二十三所,原不值再为分析。而吾儿三人,长已成名,少亦举业,尔等各图远大,当不藉此区区。但余年已六十有三,汝母亦届六旬且有废疾,安能更为汝等劳神照管。汝等既已长成,自应酌量分给,俾其各管各业。除文藻山住屋一所及相连西边一所仍须留为归田栖息之区毋庸分析外,其馀田屋产业各按原置价值匀作三股,每股各值银一万两有零,其中即有多寡伸缩亦不过一二百股之间,相去不远。合将应分契券检付尔等分别收拾,其应行收租者各自收取,如因中外服官不能自行经营,亦各交会妥人代理,将来去留咸听尔等式自便,我亦毋庸过问。惟念产微息薄,非俭难敷,各须慎守儒风,省啬用度,并须知此等薄业购置甚难,凡我子孙皆当念韩文公所云辛勤有此无迷厥初之语,倘因破荡败业,即非我之子孙矣!再目下无现银可分,将来如有分时,亦照三股均匀,书籍衣物并皆准也。兹将所分三股产业开载於左。此谕共录三纸,尔等各执一纸为照。道光二十七年丁未,孟陬吉日,竢村老人亲笔书於西安节署之小方壶。

孟陬指正月,竢村老人是林氏晚年的别号。林氏於嘉庆二十五年已做到浙江杭州嘉湖道,从此历任浙苏陕鄂豫各省监司约八年。道光十一年十月授东河总督,次年二月改任江苏巡抚,从此到分产与诸子时,历任苏粤陕各省督抚,已逾十年。蓄积不过如此,居官的清廉令人叹服。曾国藩在写给他的二弟国潢四弟国荃的信里面说:

闻林文忠三子分家,各得六千串,每柱田宅价在内,公存银一万祀田,刻集之费在外。督抚二十年,真不可及!(家书卷六)

数目与分书有出入,自系传闻之异,而曾氏对林氏的佩服,在“督抚二十年真不可及”两句话中,可说已充分表现出来了。

林氏就在立分书的这一年改任云贵总督,任云贵总督二年馀遂告病还乡。他还乡后的生活不甚优裕,而他却处之泰然。他答姚春木寄怀诗说:

雪窖投荒荷赐环,劳薪依旧逐尘寰,筹边乏策惭持节,却病无方合闭关。敢喜雁门踦渐复;终愁虎旅技谁娴。归田转幸无田好,岂必桑麻十亩闲。

可见他的风趣。

在立分书之前八年(道光十九年),林氏以湖广总督入京觐见,奉命为钦差大臣到广东查禁鸦片。他刚由北京动身,便命人用传牌传知前途各州县,不准铺张供应,不准授受伕役规礼,他严禁备办成桌酒席,尤不许用燕窝烧烤。他到广州以后,一般烟贩子以为他之来意在需索一笔贿赂便含糊覆命,而他则抱有鸦片一日不禁绝本人一日不回的决心。他勒令英商将存烟二万馀箱完全缴出,他随将此大量烟土悉数在虎门销毁。英商虽恨林氏,却都佩服他,绝没有说他有私弊的。的确,主持销毁价值数百万元的毒物,是一个人的操守的试金石,林氏办得光明磊落,正由於他的廉洁。

林氏在广东写给他的夫人的信说:

接来信,知夫人需款甚急,兹特先汇纹银三百二十两,年内当可支持也。余虽任高位,以耿介自矢,从不敢於额外妄取一文钱 以期上不负君恩,下不负祖训。得钱不易,家中可则省,即此三百二十两纹银亦从节省中剩得,不能以一行作吏即视钱如粪土也。

以耿介自矢不於额外妄取一文钱,这便是林则徐过人的地方,林氏死去快九十年了,我们相信他的精神就再过九千年还是永恒地存在着。

二七,一二,二九,小温泉。

2003/05/10五柳村重新制作上网


五柳村海外版||五柳村国内版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