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大史地系民三十三级毕业纪念刊题词

元珍自卒业大学,忽忽迄今已十周年矣。驹光电逝,所志百无一遂,今随诸君卒业之余,能不羡愧交集。喜前程之无量,惜寸阴之弗再乎?

诸君后元珍十年毕业,即不啻今后多元珍十年可致力于学,以诸君之敏且勤,十年后之所造诣,当倍蓰于元珍今日。譬如竞走,得诸君继之,迈进不已,锦标终於可获得,故诸君之将来诚令人寄无穷之希望也。

回顾元珍十年来之所经历,有同梦境,始犹能继续研究,及出而任教,与实际社会相接触,困于课堂之讲授,疲于人事之酬应,所学遂日荒,重以币值下落,物价高涨,薪津之人,至不供一饱,每厄于米盐琐屑,即洒扫细务,亦不能不躬亲之。今虽俨然为人师也,为学之进度,固远不若卒业之前,抚今思昔,良用感慨,诸君卒业后所遭遇之环境,或更较艰,是又不能不於厚望诸君之馀,重为诸君虑矣。

虽然人贵立志,意志既定,则环境纵极困难,亦不足虑。三军可以夺帅,匹夫不可夺志,君子谋道不谋食,忧道不忧贫,移山填海,非不可能,若向学之志不移,则终必有所得,愿诸君共勉之,亦以自励也。

 

安岳陶元珍於遵义老城文化街寓庐

按:时在1944年抗日战争最艰苦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