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柳村>>陶元珍文集>>中国人物新论


林则徐的治水和对开发新疆的努力

陶元珍

  说到林则徐,大家都会联想到他的禁烟,其实他的禁烟不过是平生事业的一方面,并不能代表事业的全部。林则徐一生的重要事业,可分治狱治水救灾禁烟开垦诸项。禁烟一事已为人所熟知,治狱救灾诸项,容俟后述。这里所要说的,一是他的治水,一是他的开垦即开发新疆的努力。

  林则徐於嘉庆二十五年(一八二○)二月补授江南道监察御史,那时河南仪封县黄河南岸工程未竣,他在京里听说卖堤工用秫楷的商贩囤积居奇,便奏请敕令该地方官严密查封平价收买,可见他对河工的注意。同年他出任浙江杭嘉湖道,到任后於所属海塘水利悉心请求,可惜次年(道光元年)他因他的父亲有病离职回家,在治水方面未能有若何实际成绩。

  道光二年(一八二二)林则徐又任江南淮海道,同年署浙江盐运使,次年升江苏按察使,道光四年(一八二四)正月署江甯布政使。此时江浙两省打算共修两省水利,两省长官奏请派他总领其事,道光帝批道:“即朕特派,非伊而谁?所奏甚是。”可见他的长於治水,已为人所公认,道光帝也知道了。他於是辞去江苏按察使本缺,以便专办水利,不幸刚要着手勘察便得到他的母亲陈太夫人的讣音,随即奔丧回藉,未能展布他的长处。

  不过说到治水,当时是少不得他的。那年冬天高家堰决口,次年他便由两江总督的奏保经道光帝特旨起用到南河督修堤工。他绝不愿居丧未满就出来做官,但督工是义不容辞的。他於四月素服到工,努力督修积劳成疾,乃回藉调理。

  道光六年(一八二六)十一月,林则徐服满。次年授陕西按察使,署布政使事,不久又升授江甯布政使,还未离陕赴江甯,他的父亲忽病故了。於是回家守制,到道光十年(一八三○)才又出来。是年六月补湖北布政使,十一月调河南布政使,次年七月调补江甯布政史,十二月就任东河总督。东河总督是河南山东的最高治水长官,林氏任此职虽不过半年之久,却很能除去以前的积弊,他巡工查料都很认真。他巡运河挑工的时候,对施工不如法的属员不惜严惩,查验挑过的河身必将所挑宽深尺寸逐段丈量。他查秸料的时候,总於料垛夹档之中,逐一穿行,量其高宽丈尺,相其新旧虚实,有松即抽,有疑即拆,按垛计束,按束称斤。这样细心耐烦,是他的前任们所不屑做到也不能做到的。道光帝称赞他说:“向来河臣查验料垛,从未有如此认真者。”

  道光十二年(一八三二)二月林则徐调江苏巡抚,五月卸河督任,六月到苏抚任。他任江苏巡抚共约五年,在治水方面也很有成绩。如挑浚浏河白茆河以及七浦诸河,筑宝山海塘,筑总湖蓄水减水诸坝,修张官渡的正越二闸,使镇江附近的运河水量得以调节,挑浚南通州河道,修筑盐城丰县两个处堤防:他都有很大的功劳。

  沔阳天门潜江京山荆门锺祥襄阳各州县,将两岸堤工量明丈尺,分为最险次险平稳三项以便稽查防护。他发现京山的张壁口锺祥的万佛寺两个处堤塍因被大溜冲刷,堤身壁立,甚为危险,即饬该管地方官估办护坝,筑做盘头,抛填石块。次年他又筹钱十万,发交汉岸盐商生息,以为襄河正堤每年防险经费。是年襄河秋涨,他又勘查江汉堤工,随处督饬抢护。於是堤防巩固,年中无一处决口,为数十年来所未有的好现象。

  就在道光十八年冬天,林则徐奉命到广东查办海口事件,厉行禁绝鸦片的输入。因为他执行得异常认真,遂发生道光十九年到二十二年(一八三九--一八四二)的中英战争,而他本人竟於道光二十一年(一八四一)五月被道光帝予以遣戍伊犁的处分。适逢黄河决口,他又奉命中途折回东河效力。那时奉旨总办河务的是大学士王鼎,王鼎知道他熟悉河工情形,对他很信赖,他襄办河工也极为尽力。王鼎满望林则徐可因此免掉遣戍的处分,谁知次年河工办完,林氏奉命仍须西去,王鼎悲愤之馀,回京后不久便自杀了。

  一个伟大的人物,无论处于何种环境,他是决不停止对事业的努力的。林则徐的在新疆开垦,正给我们以绝好的证据。林氏在新疆总共不过三个整年,但他在这简短的时期内对新疆却有很大的贡献。他於道光二十四年(一八四四)经伊犁将军布彦泰奏请,被命勘办伊犁开垦事宜。他亲到库车阿克苏什和阗喀什噶尔叶尔羌伊拉里克塔尔纳沁等处勘办。到第二年各路车田已垦好三万多顷,为百馀年来未有的盛况,他因此劳绩也就奉恩旨召还了。曾寅光逸事识馀说:“公平生善政良法殆难偻指数,要其惬心者为回城开垦,……”可见林氏的在新疆开垦,的确是他生活史中很重要的一页。

    林则徐在新疆不仅从事开垦,他并发挥治水的长才以兴水利,至今吐鲁番境内的居民还享受他的恩惠。大公报记者陈纪滢君最近访问新疆第三次民族代表大会归来,有新疆十四民族各代表访问记逐日在大公报上发表。他在访问记里面记有吐鲁番民众代表阿布都拉关於吐鲁番的气候和水的供给的叙述,我现在摘录与林氏有关的一段作本文的结尾,而我作成本文的兴趣实系陈君此记提起来的。

   “常年不雪不雨的吐鲁番,靠什麽来灌溉这肥田呢?是的,这是需要说明的。水的问题,不但在吐鲁番,在全疆都是一个困难问题。吐鲁番位在海拔以下,境内既无泉水,又无河流,要不把水的问题解决,岂不要把一切生物涸死?相传林则徐谪戍新疆时,曾在吐鲁番住过,传把土人一种引水方法,系将天山雪化的水流,引至山麓,在山麓挖一蓄水沟,然后再引水成渠,直到吐鲁番,全渠长百里。到吐鲁番以后,再建坎井(俗呼卡儿井),将渠水导入坎井,以备随时汲用。没有钱建坎井的人,可向有坎井的人租用,所以在吐鲁番常以有坎井多少定一个人的贫富。”

1939.1.9

2003/05/10五柳村重新制作上网


五柳村海外版||五柳村国内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