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柳村>>陶元珍文集>>中国人物新论


林则徐的国际知识

陶元珍

任何人都不能离开现实而存在,所以无论是何等伟大的人物,总不免要受到时代和环境的支配,一个伟大人物正和一般人一样,往往有囿於时代或环境的错误观念,其所以异於常人者,乃是在某一方面或几方面有超环境的见解,虽然这种见解在后一个时代或别一个地域的人们看来也许是平淡无奇的。

林则徐是近百年来已有定评的大政治家,最近十年中却有一二标新立异之徒,大做其翻案文章,对林氏吹毛求疵横加讥评,与林氏站在相反地位的琦善则很被称赞。是非颠倒,黑白混淆,浅学者又从而附和,若不加以辨正,一任谬论流传,史实的真相恐将被掩没了。

讥评林氏的人,每说林氏国际知识浅陋。林氏的国际知识是否浅陋,这不能拿现在的标准来衡量,因为我辈若生与林氏同时,未必较林氏更知道得多。当然林氏也有对外认识不清楚的地方。譬如他说:

“况茶叶大黄,外夷若不得此,即无以为命。”(政书使粤奏稿卷一,会奏夷人趸船鸦片尽数呈缴摺后附谕各国夷商呈缴鸦片取具永不贩卖甘结谕稿。)

便把外人对茶叶和大黄的需要估计得太高。又如他说:

“外国之呢羽哗叽,非得中国丝斤不能成线”。(政书使粤奏稿卷四,会奏拟具檄谕英吉利国王底稿恭候钦定摺后附拟谕英吉利国王檄。)

则是对欧西各国的毛织业未明内容的表示。不过我们要注意,这类错误观念是当时一般人所共同有的,并不足为林氏病。我这里所要说的,是林氏的超人的见解。

林氏在当时已知道中国的武器不如西洋了。他不仅知道,并且尽量采购西洋的武器以充实国防。他所购买的西洋炮不下二百尊,有的是葡萄牙人制的铜炮,有的是别国人制的铁炮,重量自五千至八九千斤不等。他又买得洋船一艘,船名甘米力治,(原名Cambridge译名从梁廷楠夷氛纪闻。)可见他是能师人长技的。他曾提出大规模购制船炮的计划,他说:

”即以船炮而言,本为防海必需之物,虽一时难以猝办,而为长久计,亦不得不先事筹维。且广东利在通商,自道光元年至今,粤海关已徵银三千馀万两,收其利者必须预防其害,若前此以关税十分之一制炮造船,则制夷已可裕如,何至尚形束手?……粤东关税既比他省丰馀,则以通夷之银,量为防夷之用,从此制炮必求极利,造船必求极坚,似经费可以酌筹,即裨益实非浅鲜矣。”(政书两广奏稿卷四,议覆团练水勇情形摺后附密陈夷务不能歇手片)

可惜道光帝对於他的建议斥为“一片胡言”了事,不然,同光两朝的自强运动要提前二十年了。

以上所说的不过是林则徐的国际知识的粗浅的部分。他对外还有极深刻的认识,便是他发见外人也是讲信义的。这种见解,在现在看来,并不足奇,但在当时,不能不说是超人的卓见了。他说:

“至出结一节,若论寻常吏事,原恐习为具文。而臣等体查夷情,最重信字,是以臣林则徐初次谕令该夷呈缴烟土,即先揭出此一层。迨义律禀缴二万二百八十三箱,或疑其言未必能践,而深悉夷情者咸决其必无失信。嗣果缴清烟土,有赢无绌,是其不肯食言,已有明验。”(政书使粤奏稿卷六会奏谕办英夷情形摺)他又说:

“夷人最重然诺,即议一事,订一期,从不爽约。其视出结之事绝无仅有,非比内地公牍,结多而滥,以致视为泛常。彼愈不肯轻易具结,即愈知其结之可靠,亦愈不能不向其饬取。”(政书使粤奏稿卷六会奏谕办英夷情形摺后附覆奏责令夷人出结甫经遵依片)

这与琦善所说“是固蛮夷之国犬羊之性初未知礼义廉耻……”等语对勘一下,可知林则徐的国际知识和琦善比较起来有霄壤之别了。

林则徐之能有所知,出於他肯求知。他说:

“再现值防夷吃紧之际,必须时常探访夷情,知其虚实,始可以定控制之方。”(政书两广奏稿卷一毁匪船以断接济摺后附密陈驾驭澳夷片)

上条陈给弈山说:

“其澳门地方华夷杂处,各国夷人所聚,闻见最多。尤须密派精干稳实之人,暗中坐探,则夷情虚实,自可先得。又有夷我刊印之新闻纸,每七日一礼拜后即行刷出,系将广东事传至该国,并将该国事传至广东,彼此互相知照,即内地之塘报也。彼本不与华人阅看,而华人不识夷字,亦即不看。近年雇有翻译之人,因而辗转购得新闻纸,密为译出。其中所得夷情,实为不少,制驭准备之方,多由此出。虽近时间有伪,然虚实得以印证,不妨兼听并观也。”(梁廷楠夷氛纪闻卷三页四十四)

见他求知外情的努力。他以实际经验告诉弈山,弈山未必采纳,而外人则很称赞他。夷氛纪闻引澳门月报说:

“中国官府不知外国政事,又不询问考求,惟林总督行事全与相反。署中养有善译之人指点,洋商通事引水二三十位官府,四出打听,按月呈递。有他国讨好,将英吉利书卖与中国,林系聪明好人,不辞辛苦。”(夷氛纪闻卷二页三十一)

不辞辛苦,便是林氏过人的地方,他能有过人的国际知识,决不是偶然的。

林氏不仅搜集情报,并很愿意知道各国立国的实况。他命人译的四洲志一书,就是源所作海国图志的蓝本。魏源海国图志序说:

海国图志六十卷何所据?一据前两广总督林尚书所译西夷之四海洲志。再据历代史志及明以来岛志及今日夷图夷语,钩稽贯串,创榛辟莽,前驱先路。

四国图志是日本维新初期探求国际知识的秘宝,那麽,林则徐的努力又间接影响到日本了。

1939.7

2003/05/10五柳村重新制作上网


五柳村海外版||五柳村国内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