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柳村>>陶元珍>>

题吴白屋先生西京游踪图真迹

安岳云孙陶元珍

民国三十四年秋。元珍来游陕南,任教西大,忝主史系,於系办公室壁间,获见此图,泫然曰,此吾师吴自屋先生之遗制,曷为而在此乎,询系同仁冉晋叔兄所有,云出何乐夫先生赠,案先后此冈,作於民国十五年,任教旧西大时,当即留置校中,会经兵乱,旧西大停办,遂尔流出,乐夫先生盖得之坊肆,而因以赠晋叔,晋叔行将随校北迁,此图亦将重返西京矣。

虽此图曩曾石印,且采入其昀 张晓峰先生所著高中本国地理中,而真迹原壁,实甚可宝,计已有二十年之历史,先生之逝,亦已十有四年,觇物怀人,能不感喟,爰付摄影,并敬题四绝於图背,先生事略附焉,倘俚句藉此图以存,实区区之幸也,晋叔其世守之。

壮岁诗篇海内传,心忧饥溺欲回天,婉容词共巴人曲,家国关情夜不眠.

两雍讲学廿年前,寻胜郊垌屐履穿,三辅黄图重写竟,游踪历历遍秦川.

白沙黑石蜀江边,诗哲长埋十四年,岂意乐城逢尺幅,摩挲手泽更凄然.

阅尽沧桑几播迁,尘埃扑面墨痕鲜,师门不朽图长在,宁待碧纱笼故笺.

吴白屋先生事略(附)

先生讳芳吉,字碧柳,号白屋吴生,学者称白屋先生,四川江津人,幼颖慧,性肫笃,父以贾败,系渝城狱,先生甫十岁,常往省视,贫不能附舟,徒步江岸,中途,每忍饥不食,长跪上书当道,父卒获释,以幼童考入北京清华学校肄业,民国初,同学何鲁,遭外籍教师挞辱,先生为鸣不平,被斥革,家居专力於诗,诗大进,寻出任嘉定中学,永宁中学教员,上海新群杂志编辑,作婉容词,刊之新群,不胫而走,读者每泣下,海内学人多知有先生矣,长沙明德中学闻之,迎往任教,旋任旧国立西北北大学教授,课馀常寻胜郊外,西京游踪图即著其亲身经历,会西安被围,先生居围城中绝粮僵卧,仍手卷弗释,赋壮岁诗数千言,纪围城事。围解,移教渖阳东北大学,未几还川,任成都大学中国文学系主任,后辞去,与友人创立重庆大学,任文预料主任,继返江津,主县立中学,一二八之役,先生适以事至渝,为加拿大人文幼章赋巴人曲,述我军杀敌之勇忠,愤溢於楮墨,会遘肺炎,舆疾归里,遂以不起,年三十六耳,葬白沙镇之黑石山,为聚奎小学所在,先生髫龀读书之所,后常咏之於诗者也。抗战军兴,川外文化机关,避寇入蜀至白沙者以十数,盖由先生诗已耳熟白沙之名矣。先生为学,宗横渠,二曲,船山,罗山。诗宗老杜及近代黄公度,丘沧海诸家。寓道於文,有惹天悯人之怀,富患国爱民之感,至性奔放,不拘格律,当欲为六言长诗,凡三万六千言,拟但丁神曲,惜天下假年,赍志而没,诚可痛也,先生诗文,已由宁乡周光午兄择要编集,刻於长沙,兵后不知原版无恙否?江都任二北先生,复辑有白屋先生嘉言钞行世,未刊遗稿尚多,均藏光午所,其先生有时手订付印之白屋吴生诗二册,则久绝版矣。先生友好遍天下,与吴雨僧,刘弘度,刘柏荣三先生亲同手足,弟子以千数,惟光午从先生最久,服膺至深,年来一以流传先生遗著,发扬先生之学为务,有婉容词笺证,夫人何氏,子二,汉骧,汉骥。女一,汉驭。元珍曩在成都大学预料,尝受教於先生,间学为诗,乞先生改正,甚蒙启迪,自惟性不近於文学,所得於先生之诗者实少,然先生乃儒者,而非仅诗人,其立身行己,足为模楷者,固终身不敢忘矣。谨述事略如右,详见诸家所为,先生传中,不能尽也。1947.7.1

 

 五柳村北京总站||五柳村海外站||陶世龙之窗

      上网日期 2001年06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