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 难!

对於德藉军事顾问离华的一点感想

陶元珍


人才难得,专门人才更难得。

近几十年来,中国因为西洋文化的输入和东瀛武力的压迫,无日不在动荡变革中,固有的人才因而多不适用。新养成的人才,就量说既嫌太少,就质说又觉欠精。在这青黄不接的时候,延用外国人员,原不失为应急的办法。

不过,利用外国人才有两个缺点,一是不经济,一是多少有点危险性。

怎样说不经济呢?外籍人员来到中国,常希望得较优的报酬,而他们的物质生活程度,的确比一般本国人员要高得多,所以一个外藉人员的薪俸比同等地位的本国人员动辄多十倍或几十倍,而工作效能之差则并不能与薪俸之差成适当的比例,算起来自然不甚经济了。

不经济,关系还轻。说到危险性,我们并不胶执“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成见。我们相信除了过去的日籍人员而外,大多数外藉人员都很忠於职守。但当他们祖国的利益与中国不能协调时,他们还是以他们祖国的利益为前提的。纵或他们表同情於我国,因为他们政府的约束,也仅是表同情罢了。譬如最近离华的德籍军事顾问们,在华任职已将达十年之久。据总顾问福根霍桑将军临去所说“贵国政府待吾等渥厚之处使吾等终生感戴”的话,可知我政府待彼等之优。可是因为德国袒护日本,他们尽管对中国有好感,终於“以环境困难关系”不得已而尊政府的意旨回国了。俗语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朝。”平时备蒙厚遇,在抗战期中却离职而去!若是本国人员,愿吗?敢吗?至於德顾问们将我国防计划报告德政府又将我计划出卖给日本的传说,我们虽尚不能深信,而任用外国人员多少有些危险性这一点则更有证明了。

中国现在较清末究竟进步多了,所以任用外籍人员的数目也比清末要少得多。就教育方面说,前清末年办一所幼稚园也要聘一两个日本婆子来当保姆,现在专科学校大学研究院里面也很少见外籍教师了。军事与教育不同,高级参谋设计人才似乎还不能完全不用客卿,不过我们应该随时想到这是出於不得已,我们的军事人才最好能够自给方不受他国牵制。其实不仅军事,无论那方面的人才都要能够自给才好。比较起来,人才的自给比物资的自给还要重要得多啊!


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