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甲午战争和目前对日抗战的比较观

陶元珍


我国和日本自有关系以来,已发生五次战争了。第一次在唐高宗龙朔三年(六六三),中胜日败;第二次在元世祖至元十八年(一二八一),中败日胜;第三次始於明神宗万历二十年(一五九二),终於万历二十六年(一五九八),共经过七年,双方各有胜负;第四次始於清德宗光绪二十年甲午(一八九四),终於次年乙末(一八九五),中败日胜,普通称为甲午战争;最后一次即现在正在进行着的对日全面抗战,而六年前的淞沪战役,五年前的长城战役和两年前的百灵庙之役,实为此次全面抗战的先声或序幕。

前三次中日战争,关系较轻,远不若甲午战争和此次抗战的重要。从甲午战争到此次战争,可以说是日本内部腐化对华加紧侵略的时期,也可以说是中国内部革新对外力抗强权的时期。驹光易逝,转瞬四十多年,日本已丧失了立国的根本,号称大和魂的武士精神,早已澌灭殆尽,对复兴的中国却还以敌意相待,真可谓自取败亡了。

此次抗战和甲午战争比较起来,有些异点,这些异点也就是目前的中国远较甲午战争时为进步的证据,兹略述於次:

第一,甲午战争是短期战争,而此次抗战则系持久战。甲午战争从光绪二十年七月初一日宣战起,到次年三月二十三日签定和约止,通共不到九个月,就是从宣战前的丰岛海战算起,到媾和后台湾的全部陷落为止,也不过十五个多月,而事实上在开战后的两个月中,经过平壤的陆战和大东沟附近的海战胜负差不多已经决定了。此次抗战则不然,从二十一年一月二十八日凇沪战役的爆发算起,也已达十五个多月。在这十五个多月中,日军虽已占据我方若干据点和交通线,但始终未能击破我方主力以速决战局的胜负,显然日本已陷入泥淖之中骑在虎背之上,情见势绌,智竭途穷,而我方则早有长期抗战的准备,牺牲到底的决心,愈战愈猛,愈久愈奋,比较甲午战争时代日本的踌躇满志,清廷的屈意求和,真不可同日而语了。

第二,甲午战争是局部战争,而此次抗战则系全面战。甲午战争中我方作战的陆海军,大都是直隶总督北洋大臣李鸿章的部下,其它各省的军队或兵船,很少出动,甚至广丙舰长程璧光对日方竟说出广东三兵船(广甲广乙广丙)之到北洋原是参加会操并非参加作战的可笑的话。所以有人说甲午之战是李鸿章以直隶一省与日本全国战,这话说得并不过分。此次抗战则不然,我们的军队早已统一指挥,训练成为国家的军队,负起保卫国家的责任,我们的民众也已充分具有国家观念,竭尽国民的义务。成千成万的壮丁,奋勇地走上征程作兵员的补充,达亿达兆的金钱,慷慨地捐到前方作军饷的接济,处处表现出此次抗战是举国一致敌忾同仇,其力量之伟大远非甲午战争时代所能比拟,我们之所以能够作持久的抗战,正因为举国一致的缘故。

第三,甲午战争中不少对日屈服的将士,而此次抗战中则只有死职的绝没有降敌的。在甲午战争中,如邓世昌、左宝贵的慷慨捐躯,丁汝昌、张文宣的凄凉仰药,诚足令人钦敬,可惜这等人究竟太少,陆军将领如叶志超在平壤便遍树白旗而逃,海军将领如方伯谦在丰岛海面便高悬白旗而遁(甚至悬日旗),都是对日屈服的表示。至于许多海军将士在威海卫投降日本,尤其是莫大的耻辱。他们在威海卫将船炮送与日军后,被日军释放回烟台,并没有受到清廷较严厉的处分,清廷之无纪纲可以想见了。此次战争中,从高级将领到士兵,没有一个降敌的,高级将领如郝梦龄、饶国华、王铭章的殉国,和许多中下级官的死难,以及成团成营成连的士兵的战死,其壮烈之气直可动天地泣鬼神,精忠所感,宜乎前线将士视死如归,后方民众争先效命,中国魂!中国魂!远胜过徒存虚名的所谓大和魂了。

由上所述,我们知道此次抗战比甲午对日战争要进步的多。我们希望这是中日间最末一次的战争,同时我们坚信这最末次的中日战争一定和第一次的中日战争一样,胜利是归中国的。

二十七,十,十六,小温泉


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