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的中日战争

陶元珍 


自李鸿章费二十余年精力所兴练的海陆军在甲午之役歼覆了以后,日本对我国久形成莫大的威胁。四十余年来日本强权的压迫,迭次使我国濒於绝境,最近八年中,日本由侵占东北四省扩大到进行征服全中国的一贯的军事行动,更昭示我国已到了最危险的境地。我国国民在这生死存亡的关头,除了一致团结起来对暴日作积极的抵抗,再没有第二条路了!民国二十一年的凇沪抗战和现在的全面抗战,正是我国复兴开始的表示。

现在的抗战,最后胜利当然必归我国。不过,要得到最后的胜利,必须抗战能够持久,只有持久的抗战,方能予日本以严重的打击。持久抗战的要件:一为武器,一为国民的抗战精神,二者之中,国民的抗战精神尤为重要。国民的抗战精神若继续振奋着,纵武器不充足还可以背城一战,国民的抗战精神若中途懈怠,纵有优良的武器也难免要失败啊!

如何方能使国民的抗战精神持久不懈呢?最好莫如唤起国民在历史上共同的光荣的回忆,光荣的历史可以树立国民的自尊心,可以坚强国民的自信力,特别在全面抗战的今日,历史的光荣的回忆,确是一种伟大的精神上的武器。

这里所要叙述的,便是我国历史上顶可宝贵的一页----民国纪元前一二四九的中日战争,也就是第一次的中日战争,这次战争的胜利是归我国的。

 

战争的由来

 

我国和朝鲜半岛,远在西周初年,已发生文化的政治的关系:秦汉之际,我国人民为避差役或避兵乱的原故,纷纷向半岛迁移,半岛上更布满中国民族的势力;到汉武帝时,汉人卫氏的朝鲜王国被灭而改为郡县以后,朝鲜半岛便成为我国的一部。

不幸,从东汉末期以后,我国势力大衰,在魏晋南北朝数百年中,半岛上呈高句丽百济新罗三国鼎立的状态,半岛南端并侵入日本势力。

及至隋唐,我国势力复兴,为恢复固有的领土,为保障边境的安全,对朝鲜半岛当然予以深刻的注意。此时高丽(即高句丽)最为强盛,她不仅奄有半岛的大部,并早已掠得我国辽河以东的地方。为了高丽,隋炀帝和唐太宗都曾亲率大军征讨,一则大败而归,一则无功而退。唐高宗承太宗遗志,采联新罗攻百济以翦高丽羽翼的政策。民国纪元前一二五二年(唐高宗显庆五年)我国灭百济,百济王义慈降,高丽南部乃感受极大威胁;但由百济的被灭,却引起我国与日本的冲突。

原来日本和百济的关系甚为密切:以前百济一度为高丽所灭,日本曾割她在半岛上属地之一部与百济,使得复兴:到半岛上日本属地(除割与百济者外)完全被新罗取去以后,日本更视百济为她在半岛仅存的势力范围。现在日本目睹百济的灭亡,更努力作最后的挣扎,不惜派遣大军援助百济馀党所迎立的百济王扶馀义慈弟丰(日纪载作丰璋)恢复故国,因此间接的中日遂不免发生直接的战争。

 

战争的经过

 

我国平百济后,仅留少数兵力镇守其地。不久,百济馀党作乱,迎百济王义慈弟扶馀丰于日本。立以为王,镇守百济的我军竟被围困。此时奉命赴援的,便是值得我们景仰的民族英雄刘仁轨。

刘仁轨转斗而前,大破百济兵,府城围得解。未几,唐高宗因我国攻高丽的大军业已撤退,恐刘仁轨等军势成孤立,乃命其移驻新罗或班师回国。众将士都欲西归,刘仁轨执意不肯。他说:“……主上欲灭高丽,故先诛百济,留兵守之,制其心腹。……今平壤之军既还,(指我国攻高丽的大军)若熊津(仁轨)等军驻地又拔,则百济馀烬,不日更兴,高丽逋寇,何时可灭?……”于是乘敌不备,攻下阻碍粮运的真岘城,形势得以巩固。

日本事先已派阿昙比罗夫等帅舟师一百七十艘护送扶馀丰回百济,到真岘城被攻下,丰求救于日本,日本更续派大军二万七千人赴援。统兵的是:前将军:上野毛稚子和间人连大盖,中将军:巨势神前译语和三轮根麻吕,后将军:阿倍引田比罗夫,和大宅镰柄。这如火如荼的大军,确是日本空前最大的远征队。(神功皇后征新罗事,过富於神话性,殊难置信。)而我国增援刘仁轨等军的兵,则不过七千人。我们且看英勇的刘仁轨如何显他的身手。

刘仁轨於援军到达后,便定计从水陆两路进攻扶馀丰的根据地周留城。(据日本记载作州柔城)除别军由陆推进外,刘仁轨亲率战船一百七十艘及运粮船若干艘由水路出发,刘仁轨军刚到白江口(日本纪载作白村口即今锦江口)使遇着日本舰队的来攻。日舰队的实力远在刘仁轨军以上,但刘仁轨却毫不畏怯地将整个的日本舰队包围夹击。结果,经过连续四次的恶斗,日方四百艘的船只焚毁在无情的火焰中,无量数的生命葬送到不测的水波里,以少敌众的刘仁轨竟获得绝对的胜利。这是民国纪元前一二四九年的事。

扶馀丰从火焰中逃出性命,驾舟奔向高丽。消息传到周留城,城中的百济人和日本军只好投降,住在氏礼城的日军也只好逃回本国。百济的复兴成为梦想,光荣的战争就此结束。

 

战争的影响

 

这次战争的影响:第一是高丽的灭亡和半岛的统一。因来自中日战争后,百济不能复兴,高丽的地位遂极端动摇,终于民国纪元前一二四四年为我国所灭。高丽既灭,半岛上只有新罗一国巍然独存,不久,高丽、百济故地全为新罗所得,半岛上空前的统一国家于是出现。 第二是日本侵略野心的中止:日本经过这番惩创,打破了数百年来侵略朝鲜半岛的迷梦,再也不敢向半岛发展,到民国纪元前三二○----三一四这七年间,残暴的日本军队闯上半岛大肆蛮行,但距白江口的失败,已九百三十年了。

第三是日本的彻底中国化:日本从这次战争格外意识到我国文化的伟大,遣唐使和留学生的西渡,较战前更为频繁,整个的日本乃彻底地中国化。所谓奈良时代平安时代灿烂的文明,不过是日本领受中国教训后的产物,迄今京都市内整直的街衢,还可保存唐制模仿的痕迹。

由上所述,我们可知这次战争意义重大。以近数十年的中日关系和唐代比较,真令人不胜今昔之感。这不是偶然的。日本自从失败,便感到己国的缺点,努力吸收中国的文化,终于民国纪元前六三一年予我国以猛烈的反抗,且进而于民国纪元前三二○---三一四年在朝鲜半岛上迭次击败我国军队,充分表现出吸收中国文化的效果;到浦贺炮击横滨胁约后,日本更震惊于西洋文化的优越,努力接受,终于甲午日俄日德三次战役里十足显露出日本接受西洋文化的成绩,更进而有九一八事件的发生和扩大。返观我国则如何?我国国民精神,到唐初已奋发到了极点,此后便逐渐消沉,以至近代的衰颓萎靡。旧有的文化既仅存躯壳,对外来文化又仅袭皮毛,一个老大腐化的民族,如何当得起那新兴的势力?不过,多难兴邦,日本强权的压迫,近来已促成我国国民的觉悟而一致团结御侮,国民精神已大为振奋,这是很值得乐观的。只要不中途因一时的挫败而灰心丧气,我国之必获最后胜利是毫无疑问了。欧战名将法国福煦元帅曾说:“只有自认打了败仗的人,才是真正打了败仗。”这句话真是至理名言。


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