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柳村>>陶元珍文集


申論琉球應歸還祖國

陶元珍

1951

    筆者上月在新中國評論第二卷第一期發表《論對日和約草案領土條款》一文﹐主張琉球應歸還我中華民國。文中論及琉球的部分,約二千言,所陳理由及引證史實,均頗為充足。自美提對日和約草案公布後,討論草案諸文,涉及琉球的,拙作尚為第一篇。筆者此文發表後,本月初琉球革命者協會及琉球人民聯盟即向聯合國提出一項廿頁的備忘錄,呼籲將琉球交還自由中國,可見筆者的見解,是與琉胞相合的。
  此項備忘錄,名為「琉球人民的熱誠呼籲」,其中內容如次:
  一、外傳對日和約草案中規定日本可保留琉球群島,琉球人民對此感覺震駭。
  二、琉球人民反對日本的統治。
  三、琉球人民希望琉球群島歸還非共產黨的中華民國。
  四、如果琉球群島可以歸還中國,他們希望由中美兩國處理其開發問題。
  總之,琉球人民寧願獨立而不願置於聯合國託管制度之下,他們認為託管是不能實行的。(見本月九日台北各報載中央社佛拉辛七日專電)
  據中央社佛拉辛七日專電,此項琉球備忘錄,現列入非政府文書之內,並與其他提交目前開會中的託管理事會的非政府請願書歸於一類。聯合國秘書處將這一些文件的摘要分發參閱,其序言中並稱:如在本屆會議期中,關於這種文件沒有問題提出,則假定無人對此要求採取行動。事實是迄今為止,還沒有會員國家提出琉球問題。(亦見本月九日台北各報)
  筆者按,琉球革命者協會及琉球人民聯盟,和筆者前文所舉琉球革命同志會(嗣易稱琉球人民協會)大概是不同的團體,而其主張琉球應歸還祖國則一,可見歸還祖國是琉胞的公意。琉球革命者協會及琉球人民聯盟既已訴諸聯合國,我政府應即命令出席聯合國代表團在聯合國大會及安全理事會等機構中積極主張,並由外交部及駐在美國暨與簽訂對日和約有關各國使節向諸國提出要求,務達琉球歸還祖國的目的。若因顧忌目前事實上的小阻礙而隱忍不言,未免辜負數十萬琉胞的熱望了。
  或謂,美英既已協議,允許日本自己選擇究與自由中國政府抑與共產政府簽訂和約,為爭取日本與自由中國簽約起見,我們似不必堅持琉球歸還祖國的主張,這話是錯的。儘管日本的幾大政黨,如執政的自由黨、保守的國民民主黨、傾向政府的參議院政團綠風會,都要求琉球仍為日本所佔有,但此諸黨所提出的要求,並不一定能代表日本大多數國民的意見。琉胞既渴望歸還自由中國,日本又何必硬要琉球,違反琉胞的願望,自貽貽戚?我國祇要堅持琉球應歸還祖國,日本有遠見的政治家們,必然重行考慮,不再提出不合理的要求也。
  至於將琉球交付聯合國託管,由美國管理,這是美提對日和約草案的辦法,琉胞既然反對託管,還是於對日和約中明文規定琉球歸還中華民國為是。至於美國之保有在琉球的基地以保障遠東的和平,與琉球之歸還祖國,並不衝突。琉球歸還祖國之後,美國的陸海空軍,照樣可以駐紮琉球,自由中國是無有不歡迎的。美國又何必因負託管的責任而有違琉胞歸還祖國的願望呢?

  或又謂琉球雖有三十幾個島,每一個島的面積都不大,就是最大的沖繩島也很渺小,各島的人口總和祇有八十萬,歸還祖國與否,是無關緊要的,這是很錯誤的看法。站在國家的立場,對於每一個同胞,都有愛護的責任,對於一尺一寸的國土,也都有保障的義務,怎能坐視這樣多的海上仙島和近百萬的可愛琉胞,隔在國境之外呢?而且在大陸尚未淪陷的時候,琉球的面積人口,比起整個中國,也許相形之下顯得太小太少。但自大陸淪陷,以琉球和自由中國的根本台灣相較,比重就大為增加,單就人口說,自由中國增加了幾十萬琉胞,對經濟軍事都大有補益,至於琉球群島形勢之佳,有若中國的海上長城,更不用說了。在大陸未淪陷時,我政府當局尚急謀琉球的歸還祖國,如前行政院長張群氏即如此主張,怎能大陸淪陷之後,反視琉球為無足輕重呢?
  筆者前文已說明琉球是台灣的延長,台琉一體,決不可分。琉球的歸還祖國,正足使台胞歡欣鼓舞,格外增加對政府的信心,我政府於此怎能不特加留意呢?
  在筆者前文發表之後,本月十六日出版的自由中國半月刊第四卷第十二期也有一篇「琉球應如何處理」的時事評述,不知道是誰做的。內容雖頗簡單,主張則與筆者同調,這在大家均不甚注意琉球問題的今日,實令人有空谷足音之感,是筆者所引為欣慰的。從前龔定菴為「新疆建省議」成,自題詩有句云:「五十年中言定驗」,果如所料。關於琉球的歸還祖國,吾論不孤,最近將來,終必有實現之一日也。
             四零年(1951)新北投大屯山下。


原载1951年在台北出版的《新中国评论》第二卷第三期。


五柳村海外版||五柳村国内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