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以諴与厘金

天堂路通碑中之洪大全

天德王金像

潘钟瑞庚申噩梦记及苏台麋鹿记中关于太平天国历法之记载

天堂路通碑中之洪大全

--洪大全确有其人之铁证

沈懋良江南春梦庵笔记谓洪秀全曾镌石碑一座以纪念死难诸王,亲书碑额天堂路通四大字,碑上列小字,书各人姓名,为东王杨秀清,西王萧朝贵,南王冯云山,腾王袁振发,信王秦日纲,奋王罗大纲,彰王林凤祥,经王曾立昌,进王罗道南,祥王吉文元,豫王胡以,开王李开芳,抚王朱锡琨,信王廖敬年,钦王吴如孝,王冯遇隆,烈王曾天养,齐王运德,曾王黄益云,英王陈玉成,愍王洪大全,元王曹天秀,共二十二人。其中不经见之人名及王号,均足补他书之阙,而最关重要者,为据此碑益可证洪大全确有其人。案近人於洪大全有无其人颇多讨论,萧一山先生天德王洪大全考(文史杂第三卷第七、八期合刊)力主洪大全确有其人,足辟怀疑论者之谬。萧文重要根据为军机处档案中之洪大全口供,而未及此碑。口供赛尚阿摺后附单,尚可诿为赛尚阿伪造,(其实决非伪造,萧文论之极是。)此碑为洪秀全所立,可为洪大全确有其人之铁证矣。大全王号为天德王而碑作愍王,当秀全追改,以与他王一律。(他王王号均一字)愍应为号而非谥,太平天国无予谥之制,碑中诸王均无谥,可证。惟於大全用愍字,仍有悼惜之意,是号而兼有谥之用也。江南春梦庵笔记作者沈懋良,为久被虏於太平天国者,书中所记岁月,有咸丰十四年某月字样,盖与外间隔绝,不知年号已改,所记太平天国之事,实较直接可信。天堂路通碑惜已不存,若非懋良纪其内容,吾人无由得知矣。

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