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以諴与厘金

天堂路通碑中之洪大全

天德王金像

潘钟瑞庚申噩梦记及苏台麋鹿记中关于太平天国历法之记载

潘钟瑞庚申噩梦记及苏台麋鹿记中关於太平法之记载

民国二十年春,在重庆陕西街善成堂书肆收得潘钟瑞香禅精集(原刻本),其卷五卷六为庚申噩梦记,卷七卷八为苏台麋鹿记。前者为日记,后者为杂记,皆记太平军在苏城事。咸丰十年四月太平军攻下苏州,钟瑞方在城中,困处多日,始克逃出。所记多直接见闻,为极珍贵史料,有暇当为详考。二记各有一条涉及太平法,兹录於次。庚申噩梦记上:“五月初一日甲午,贼中伪造之已五月初九矣。”又苏台麋鹿记上:“又於支字改为好。改亥为开。苏城之陷,四月十三日,彼则四月廿三日矣。月无小建,而有三十一日三十二日为一月者,从不置闰,彼矜为创,殊不知五月初四日为望,其夜月才如钩。彼固不存朔望弦晦之名,然妄作之弊,天究不可欺也。”案太平法,每年三百六十六日,单月三十一日,双月三十日。原定每四十年一加,加年每月三十三日,全年三百九十六日。太平天国改定为四十年一斡旋,斡旋之年每月二十八日。迄太平天国之亡,既未至加之年,亦未至斡之岁,故实际各年日数各单月日数及各双月日数均为一律。据太平天国三年及十一年本(萧编太平天国丛书第一集)太平天国三年正月初一为壬寅,十一月初一为庚寅。依此推算,庚申噩梦记谓咸丰时年五月初一为太平天国十年五月初九,苏台麋鹿记谓咸丰十年四月十三为太平天国十年四月廿三,均确。其苏台麋鹿记谓太平天国於支字改为好,改亥为开,亦事实。(尚遗改卯为荣一点)惟苏台麋鹿记谓有三十二日为一月者,则殊误耳。

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