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早之铁路

吾国最早之铁路,人皆知为第一次凇沪铁路。是路英商所建,经清廷给价收回拆除。今之凇沪铁路,乃厥后重建之第二次凇沪铁路也,案李岳瑞春冰室野乘记:“同治四年七月,英人杜兰德,以小铁路一条,长可许,敷於京师永定门外平地,以小汽车驶其上,迅疾如飞。京师人诧所未闻,骇为妖物,举国若狂,几至大变。旋经步军统领衙门饬令拆卸,群疑始息。”是又在第一次凇沪铁路之前。然杜兰德所敷之路,自敷设至拆卸,历时极短,路长不过许,且未营业,实不足与凇沪铁路比。兹引野乘,聊供谈助尔。

荷兰牛输入中国之始

荷兰牝牛,躯干小而产乳丰,品质之佳,为全球冠,乳用牛之首推荷兰,正犹力用牛之首推印度也。近年吾国各农业机关多购入荷兰牝牛以改善牛种,私人亦间有购入荷兰牝牛以供乳食者。按荷兰牛之输入中国,不自晚近始。王士祯池北偶谈:“康熙丁末(康熙六年一六六七)夏,荷兰国甲娄吧王油俯吗绥极,遗陪臣卑独攀呵闰等八员入贡。内有……西洋小白牛四,高一尺七寸,长二尺有奇,白质斑文,顶有肉峰。……”又:“予在礼部,见荷兰所进西洋小牛,异之”。是在清初荷兰牛已输入中国,体小而白斑文,正荷兰牛外形之特徵也。惜清廷仅知悦其外形而不明其实用,致荷兰牛输入虽早,未流传厥种,此四小牛竟与狮象虎豹之属同成玩物,良可慨矣。

中国有水雷之始

昔林则徐在粤购洋船一艘,船名Chambirdge是为中国有新式兵船之始。(据梁廷楠夷氛纪闻)然未有水雷也。梁章钜浪迹丛谭:“(粤东近传美利坚国夷官,创造水雷之法,遣善泅者至敌人船底,籍水激火,迅发如雷,虽极坚厚之船,罔不破碎。粤省洋商潘姓者,如法制造,凡九阅月而成,曾经将水雷器具二十副赍京,恭呈御览。於道光二十三年八月奉旨交直隶总督天津总兵会同演试。旋据覆奏:於九月在天津大沽口,会同演试。用径八寸长丈六杉木四层,扎成木筏,安於海面,坠定锚缆‘将吃药一百二十斤水雷,送至筏底,定引绳。拔塞后,待时四分许,轰然一声,激起半空,将木筏击散,碎木随烟飞起,其海面水势,亦围圆激动,洵为火攻利器。云云纂成水雷图说,进呈刊布。”是为中国水雷之始。惜则徐所购之船寻为英军所夺,至同治中操江舰造成,中国始复有新式兵船。此次水雷试演之后,未闻大批制造,殆清廷以奇玩视之,试过即已忘却,否则英法联军之役,中国在大沽,断无不敷设水雷之理也。至光绪初,李鸿章兴办海军,始创设水雷营,上距中国始有水雷已有数十年,国防建设,迟缓若此,而鸿章拮经营,固已竭尽心力矣。